本月推荐

第175章 众仙之阁

    夕阳如血,挂在远山一隅,摇摇欲坠。

    长久长久的亲吻。

    他无法自持地压倒他,两个人一起滚落到草丛中。

    他的手掌在他全身不断游走,两个人的身躯紧密贴合,几乎没有一丝空隙。他把大腿嵌入他的两腿之间,早已勃起的下体重重摩擦着他的下体。

    而他显然跟他一样激动,没有任何抗拒地承受着他的亲吻和抚摸,同时也伸出双手,抚摸他宽厚的背部,双手不断在他连绵起伏的背部曲线上下游走。

    两个人不停地在柔软的草丛上翻滚着,时而他压住他,时而他翻过身来压他,全然不顾粗砾的杂草划过脸颊。

    两人只顾纵情享受着这肌肤相亲的快感。

    粗重的喘息,他一边扭动腰部享受与他身躯交缠起伏的快感,一边俯上身去继续亲吻着他。

    炽热的双唇一直游移到他修长的颈部,从微敞开的衣领,他瞥见他那性骨的锁骨。

    他赤红着眼,情难自己地一把扒开他的衣衫……

    "咚……"

    一声闷响,因大力拉扯,一个小小的锦盒突然自他上衣口袋嘣出,滚了几下,躺在草丛中。

    这是什么?

    卓立凡停下动作,伸过手臂,拿过了那个锦盒。

    轻轻打开,一道闪亮的光芒钻入眼睑,他微微眯起眼,无法承受那强烈的光线。

    暗红的锦盒内,一枚小小的设计精美的钻石,在夕阳的余晖发射着晶莹的光彩。

    他的身躯一下僵住,欲望顿时冷却下来。

    "立凡?"

    闻晓不明所以地问道,脸上仍泛着情欲的潮红。当他的视线落到卓立凡手中的锦盒上时,潮红瞬间退去。

    两个人终于清醒过来。

    "对不起。"卓立凡首先反应过来,连忙从他身上爬起。

    "没关系。"闻晓仿佛也一脸沉静地说道。

    "这个……"

    卓立凡将锦盒递过去。

    "哦。"闻晓将它放入口袋中,"是我准备着结婚用的。我跟小颖挑了很久,好不容易才定下这个。"

    "很漂亮。"

    "你没事了吧。"

    "没事。谢谢你。"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来往对答,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那就回去吧。"

    "好。"

    回复了,淡淡的,平静的,他一贯表情。

    闻晓抿着嘴,一言不发地回头就走,因为不愿他看见他眼角那即将夺眶而出的泪花。

    急匆匆地不知走了多久,他才意识到背后根本没有脚步声。

    他疑惑地回头一看,却发觉四野空空。

    "卓立凡!"

    他连忙往回跑,那个男人,刚才那个健健康康的男人,此刻脚色惨白地捂着胃部昏倒在草地上,紧紧缩成一团。

    "卓立凡!"

    焦灼的叫喊和着风声远远飘散。

    ***

    缓缓睁开眼,一室的雪白。

    "醒了。"

    视线中出现一张无比俊魅的特大号脸庞。

    "林俊?"

    卓立凡一惊,起身坐起,牵动手上的输液管,微晃了一下。

    "小心小心……我知道你很久没见我了,一定很想我,不过也用不着那么激动嘛!"

    林俊按住他的手,露出他再熟悉不过的勾魂笑。

    "你怎么会来这里?"卓立凡皱着眉头。

    "暮之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再加上正好轮到我休假,所以他就让我顺便来看看你。"

    环顾四周,林俊笑道:"原来你就是在这个地方出生的!难怪为人既闷又无趣!"

    本来他的休假计划是去欧洲泡洋妞,可恶,居然被卓立凡这家伙搅了局。

    不过耿暮之承诺这次休假当作公出,可以拐一大笔津贴,所以,也只能忍受在这个鬼地方住几天。

    唉,连一家五星级酒店都没有,最高的级别只有三星。整个镇上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家毫无情趣的酒吧,装修之没品味,阴恻恻活象黑山老妖洞,令人倒足胃口。而且一到晚上就没什么人。别说泡妞,就连美少年也看不到一个!

    好空虚啊!

    确定姓卓没事之后,还是赶快溜吧!

    "你怎么回事?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居然胃出血昏倒,吓了我一跳!"

    "我没事。"卓立凡道:"你可以早点回去向暮之交差,现在买去欧洲的航班还来得及。"

    "你是什么意思啊!"

    林俊大叫声一屁股坐到他床前,大咧咧地趴在他的胸膛上,凑近他的脸,"我是这么冷血的人吗?人家可是关心你,才千里迢迢跑到这个鸟不生蛋的鬼地方来的!"

    "是,是……"卓立凡笑道:"对你的关心,我感激涕零。"

    "咳……"

    门口传来不自然的咳嗽声,两人一齐朝门口望去。一个脸色略显苍白的普通男子,手提着一只保温盒站在门口。

    他到底来了多久?

    卓立凡的笑容凝固了。

    "是闻晓,进来进来。"

    林俊象个熟人般朝他挥挥手,整个人仍是很亲密地偎在卓立凡身边。

    "你们认识?"卓立凡奇道。

    "当然,昨天就认识了,是吧!"林俊朝他眨眨眼,后者则勉强露出一丝微笑。

    "是他把你送到医院的,我来的时候,他一直守在你身边。"

    卓立凡看着闻晓,后者则避开他的视线。

    "这个……"闻晓将保温盒放在病床旁的柜子上,"是皮蛋瘦肉粥。"

    "哇,好香!"

    林俊一把抢过去,打开盖子,顿时香气扑鼻,"看上去好好吃的样子,我可以尝一口吗?小小的一口就可以。"

    他以小狗般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闻晓。

    "当然可以。"

    "呜哇……你好仁慈哦!"

    一付感激涕零的模样,林俊毫不客气地吃了一大口。

    "哇……好好吃……是你做的吗?"

    "嗯。"

    闻晓点点头,看着眼前这个毫不客气的俊魅男子,有点手足无措。看来他还是不了解卓立凡,只有眼前这个男子,才和他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虽然胸口很难过,但不得不承认,他们两个真是很配。卓立凡说得没错,他的情人果然非常漂亮,他从未见过这么漂亮魅惑的男人。

    "来,尝一口。"

    毫不避讳地舀了一勺粥递到卓立凡唇边,卓立凡只有开口吃下。

    "怎么样?"林俊含笑盯着他的神色,"有没有尝到爱情甜蜜的滋味?"

    "爱、爱情?"

    一旁的闻晓吓了一跳。

    "难道这不是爱心粥吗?否则你干嘛辛辛苦苦熬来给他喝?"

    林俊一边吃一边含糊地反问道。

    "我、我跟他只是好朋友,是以前是邻居而已。"

    "我会探望病中的朋友,但是,我绝对不会给自己的朋友熬粥喝。"林俊狼吞虎咽,已经吃了一大半。

    "说起来你们是青梅竹马,啊,好伟大的爱情!"

    一边赞叹着,他突然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头。

    "哎呀,这样一来,我们岂不成了情敌?我不应该这么没节操,吃情敌送来的东西,不过,粥真的好好吃,让我再吃几口吧!"

    闻晓哭笑不得地看着他。

    "干嘛一脸快要哭的样子?"林俊看着闻晓,笑道:"别误会啦,只是和你开玩笑而已,兔子不吃窝边草,我不会打朋友的主意,而且我喜欢的TYPE也不是他这种的。"

    "我跟卓立凡真的只是好朋友而已,我就快结婚了。"

    "是吗?"林俊一下子停了下来,收敛了笑容,一脸认真地看着他,"为什么要结婚?"

    "为什么?"闻晓喃喃重复道,是啊,自己为什么要结婚?

    "因为……"他认真地想原因,"因为到了结婚的年龄,我的家人同事都希望我们结婚,她的父母也同意了,而且我的未婚妻,她也不想再拖。"

    "噢,没了?"

    闻晓点点头。

    "那你自己呢?"

    "我?我……"

    眼角余光瞥到病床上卓立凡那静默的目光,闻晓只觉心里一痛,话竟然说不完全。

    林俊点点头,"明白了,原来都是因为别人的缘故!"

    闻晓无言以对。

    "结婚啊,可是一件大事,要考虑清楚。打个比方吧,每天吃来吃去都是同一种土豆,你迟早会吃腻的……恶……"

    说着说着,未来妻子的形象仿佛被一颗颗胖胖的土豆所代替,林俊不禁打了个寒颤,"嗯,就这样,结婚我是不干的,自掘坟墓!"

    "可是人总归要结婚生子的。"

    "RELAX,RELAX……!"林俊悠悠然道,将吃了一半的粥递给卓立凡,跳下床,拍了拍闻晓的肩膀,"这世上没有非做不可的事,如果你不想做的话,没有任何人能够逼你。"

    "看着你们俩个我就觉得累!算了,不管你们的闲帐,我出去兜一圈。"

    他一把搂住闻晓就往外走,"喂,我对这里地形不熟,你带我出去吧。"

    说罢,他又朝病床上的卓立凡一扬手。

    "借用一下,放心,不会吃了你的小白兔!"

    卓立凡无奈地看着他将闻晓拉走,不知他又在打什么名堂。

    带上房门,林俊松开手,与闻晓并肩走在医院的过道中。

    "脸色很难看,嫉妒了?"他含笑看着闻晓的脸。

    "怎么会?"

    "一个装模作样,倒也罢了,如果两个都装模作样,那可够呛……"林俊突然叹了一口气。

    闻晓不解地看着他。

    "算了,看在吃了你这么多粥的份上,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了。"

    "什么秘密?"

    "你有翻过他的皮夹吗?"

    "没有。"

    "找个机会翻翻他的皮夹,你就会知道他心里真正爱的那个人是谁。"

    "你指……卓立凡?"

    "谁了他还有谁?"林俊道:"那个人呀,开始接触的时候,还以为他是头酷酷的黑狼,但是接触久了,才发现原来他只是一头不太喜欢说话的大绵羊而已,真是个有趣的家伙!"

    "他什么都不肯跟我说。"闻晓黯然地低下头。

    "有些人,你一眼就可以看穿。不过有些人啊,即使你跟他在一起十年,也许都还不了解他。相信你的感觉,和你自己的眼睛,就可以了。"

    说完这句话,他一脸自得地支着下颌,"我真崇拜自己,居然可以说出这么深奥的话来!"

    闻晓不禁失笑。

    "好了,我泡妞去,姓卓的家伙就交给你了!"

    说罢潇洒地一挥手,走人。

    哈哈,及时行乐,这才是人生真谛!

    闻晓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在心里翻腾着一波又一波的又酸又苦的情绪。

    结婚,多么讽刺的两个字眼。

    他曾经嚷着要嫁给他,而他也答应了要娶他。曾经信誓旦旦,言犹在耳,没有一日或忘,可是,为什么会改变?

    到底是为什么?

    如果不是十三年前他离他而去,闻晓相信,自己会像儿时的誓言般,只追随着卓立凡一个

    人。

    曾经多么坚信,长大以后,就一定可以嫁给卓立凡,当他的新娘,让他的眼里只有他一个,只看着他、保护他一个,只对着他微笑,只吻他一个。

    多么强的挚念呵,曾几何时,竟然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一如空气中的粉尘?无所寄托的感情,最终令他选择了一个女子相伴终生。而他对他的感情,不得不将它永远地埋藏在心底最深的角落,强迫着,忘记一切。

    可是,为什么又见到了他?

    回忆一旦勾起,就像潮汐上涨的海面,瞬间之际席卷一切,将他彻底淹没,没有一丝呼吸的空间。

    微凉的双手触上自己的双唇。那上面还残留有昨天的火热触感,真实而深刻。

    ***

    住院观察后几天下来,卓立凡的胃病逐渐稳定。与此同时,他将自己父亲的遗体火化,按他的意愿,放入松湖镇的公用墓园内。

    仪式简单而沉重。

    生命,到头来不过是一堆灰烬。

    撒开了,就会烟消云散。

    林俊在帮他处理完他父亲的丧事后,就逃得不见人影,想必是耐不住寂寞。

    闻晓还是一如往常,给他带饭,以免去医院菜肴粗糙难以下咽之苦,但据他说都是李颖帮他准备好的。

    有时他也和李颖一起来探望他,三个人说说笑笑,跟以前一样融洽,而他和李颖看起来仍是那么和谐、那么相契。

    一切都在发生着,一切又好象什么都没发生。

    似乎没有人真正在意,到底过去发生了些什么。

    那个午夜街头紧紧的拥抱,山谷草丛中狂热的亲吻,夕阳余晖下的凄然相对,都像是很遥远的记忆了。

    远得根本不像是真实的。

    他即将出院。

    他想,也许这一切都会很快结束。

    ***

    "立凡。"

    坐在医院内的小花园中的长椅上憩息的卓立凡一回头,便看到了李颖。

    "你怎么在这里?闻晓给你带晚饭来了,他已经去了二楼你的病房。"李颖走到他面前。

    "那我马上就去。"卓立凡站起身来,"你不上去吗?"

    "不了,我七点约好了一个家访,必须马上赶过去。"李颖看了一下手表,"闻晓正好今晚没事,让他多陪陪你吧。"

    "谢谢你。"

    卓立凡微笑着对她道。这么好的女孩,闻晓一定会非常幸福的,这样想着,竟有几分感到欣慰。

    "不用客气。再见。"

    李颖微笑着转身,突然,卓立凡看见从她那忘拉拉链的手袋中掉下一张类似病例检验单般的纸条。

    "等等。"

    卓立凡俯下身捡起纸条。

    "验孕报告"这几个标题字映入眼帘,动作一下子僵住。

    "是我的。"

    李颖接过纸条,脸色瞬间羞红。

    "你和他……"

    卓立凡勉强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

    "前几天做的检查,今天顺便来拿结果,有了……"

    李颖娇羞地低下头去,"你先不要告诉闻晓,好吗?我想给他一个惊喜。"

    "恭喜,真的恭喜你们。"

    口腔中又传来血的味道……又腥又苦。

    然而卓立凡的脸上仍上绽开笑容,朝前面羞得几乎抬不头的女子一遍遍地道贺着。

    是注定吗?

    一切,都是注定吧!

    没有什么是真实,没有什么能够永恒。

    即使再爱一个人,最终,他仍不会属于自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