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175章 众仙之阁

一秒记住【新吾小说网 www.sbxq.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们是在山脚下下的马车,虽然上山的路通马车没什么问题,但是,既然出来是为了游玩,走上去才能更好的看美景。

  我们沿着山径往上,常彦潇突然间说道。“黎儿是常某见过最特别的女子。”

  “是吗?我觉得自己很平常啊!”如果不是特殊的身份,我想自己跟平常人是没什么区别的。

  “温婉贤淑的我见过,谋略胜男子的有听过。似黎儿这等既有胆识,又明分寸的,实乃平生第一次见。”常彦潇说道。

  我眺望远方的山景,嘴里答道:“这也没什么特别啊。”

  “路边的野菊自然没栽的好看,要等到了栖云寺,那里的菊开得最好看。”常彦潇以为我说的是路边几株野菊。

  摘下一朵野菊,我说道:“野菊也是好东西啊,泡水喝可祛毒散火。”

  “黎儿还懂医道?”常彦潇讶异道。

  “不懂!”我说。

  越往上走,秀丽的山色越发浓郁养眼,太阳虽大,也并不晒人。常彦潇打开他的折扇,替我遮在头顶。

  “谢谢!”我说。

  “那就是我们杭州的西湖了,不知黎儿去过没有?”

  常彦潇指着一处水面说。我早看到了,只是不知道它是西湖。

  有山有水,我又想到了那座东海之中生活了三百多年的苍山,如今的自己,感觉像是流落在这远方。其实回去很简单,只是有些东西不想再面对。

  “累吗?我们休息下再走吧。”

  常彦潇指着不远处一块平地上的小木亭说道。行至亭中,他从怀中掏出一方洁白的手帕要替我擦汗,我委婉的拒绝了,突然想起,借他的那把伞还没还他。

  “走吧。”只休息了不过十分钟,我便开始催促了。

  “那就走吧。”

  两人继续踏上上山的路,边观景,边聊天,加上本来就不是很陡峭的山路,一时也不觉得累。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终于在眼前出现了一座提名为“栖云古寺”的寺院。

  “我们到了。”常彦潇说道。

  有知客僧将我们领进寺内,这是座四合院的建筑,院中果然栽满了菊花。

  “好看吗?”常彦潇问我。

  我点头。

  知客僧先将我们带到正殿里上香。上香的时候,我看到常彦潇似乎还许了个愿。

  上完香,知客僧带我们来到旁边一个厢房门口,推门进去,屋中正对着门口的墙上书着一个大大的“禅”字。屋中有小几和蒲团。

  “坐吧。”常彦潇道。

  我在几边一侧的蒲团上盘腿坐下,常则坐在了我对面。知客僧出去了,不消一会,又有一名僧人送来了茶水。

  “现在正是秋收季节,上山的人少,否则哪有此般的静谧。”常彦潇说。

  “我喜欢这种静。”我说,苍山就很静。

  “我也喜欢这种地方,奈何身在俗世。”常彦潇道。

  “俗世也很好啊,恩爱情仇才是常人的生活嘛!”我轻吹着杯中的茶水说道。

  “你这话与前一句矛盾了。”常彦潇笑看着我。

  我皱眉:“没有啊,我只是说喜欢静。”

  “哈哈……我们还是俗人。”

  “难不成还是生人。”我打趣道。

  “黎儿,有件事一直想问你。”常彦潇收起脸上的笑。

  我喝了口茶,问:“什么?”

  “不知黎儿姑娘可曾婚配。”常彦潇道。

  为什么问这话,他下一句不会说对我有意思或介绍个男朋友给我吧!心里这样想,嘴里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名义上,我和卓然是夫妻,但是我们都没当真。

  “是不好意思说吗?”常彦潇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的双眼。

  “是不好说,算是没有吧。”我说,也很好奇他下一句会说什么。

  “不知黎儿心里怎么看我常某的?”常彦潇道,眼睛依然不离我双目。

  我有些受不住他那灼热的目光了,侧过头看向门外的菊花,扯开了话题:“关于菊花的诗句,你一定知道不少吧?”

  “太多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聊的都是关于菊花,从古人的诗句到寓意。

  午饭,我们就在寺中吃的,一顿普通的斋饭。

  下午,我们早早的下山了,山脚下没有马车可雇,我们只好找了辆牛车,待到城中才又转了辆马车。

  常彦潇要直接送我回家,为了不让徐氏闹心,我只能拒绝。常彦潇只好下了车,打算另外去雇。

  回到卓家,太阳还没落山,徐氏看到我,满脸的笑意。

  “娘。”我心虚的喊一声。

  “晚饭马上好了,先坐会吧。”徐氏道。

  “娘你幸苦了,我先去看看相……公吧。”

  说完我往里屋去了。这天虽没黑,屋里却很暗,我想等有钱了,还是先帮卓家换个环境吧!

  “顺道叫然儿出来吃饭。”

  徐氏在我身后说。

  卓然依旧一成不变的待在房里看书,最近看来,他的心情要好多了,应该是对何郁秀的事看开了点。

  一时也没什么话跟他说,只能是叫他出去吃饭了……

  第二天早饭后,我来到店里,却看到了一个怪现象。

  一楼所有的桌子上,全都摆好了火锅炉和所需配菜,锅里的水早开了,翻滚着,大堂里一片雾气缭绕,宛如仙界。

  但是,整个一楼,除了伙计,一个客人都没有。

  “东家,这个……这个……”胡水平冲到我身边,语无伦次不知他到底要说什么。

  “怎么回事?”我问他。

  “昨天你走后,那个易小姐……”

  “易芝花?”我打断他。

  “对,就是那个易小姐,她包了我们整个火锅城,要求每顿每桌准备好食物,但一个人也没来过,包括她自己。”胡水平一口气说完。

  “给钱了吗?”我问。

  “给了,三天的。”胡水平说道。

  有钱还可以这么玩?我更纳闷的是,她为什么要这样,显示自己有钱吗?那就帮她消耗点吧!

  这一天整整一天我都等在店中,果然一个人也没来吃过,有不相干的客人过来,都被已被人包下的理由劝退。

  食物没人吃,最后都分给了附近的乞丐。

  第三天,我到店里时,店内的情况还是跟昨天一样,只是门外,却蹲的蹲,躺的躺,围了不少乞丐,异味熏天。

  “钱大他们呢?”我问胡水平,钱大就是我收伏的那四个收保护费的其中一个。

  “在后面睡觉呢!”

  “去叫他们出来,把门口清一清,但是不准伤人。”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