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175章 众仙之阁

一秒记住【新吾小说网 www.sbxq.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go-->

  在我抱怨着菜不好吃时,猛然听到我们的车夫大声喊着酒保,说把醋当成酒拿给他了。

  顿时有点喜感,不知道他在把醋当成酒喝下去的那瞬间是什么感受。

  “有这么好笑吗?”卓然道。

  “你不觉得很好玩吗,欸,你说,车夫大哥把醋喝下去会是什么反应?”我说。

  “他没喝。”卓然说。

  我挑眉,奇道:“你怎么知道?”

  “酒和醋的气味不同啊。”卓然淡淡回答。

  我怎么没想到呢,但是:“说不定他的鼻子不好,没闻出来。”

  “你怎么知道他鼻子不好?”卓然反问。

  “说不定啊……”我强辩。

  隔壁桌传来酒保的说话声:“客官啊,真对不住,我们拿错了,但是……哈哈……客官啊……我们店里的醋,价格上呢,要比你这酒贵多了……您看,您已经倒了一杯出来了,又把泥封打开了,这醋坛里已经进了风了。您是不是要把这坛醋的钱付了?哈哈!”

  我吃惊不已,是他们自己上错东西了,怎么倒变成客人的错了。

  不由的往那边看过去,正看到车夫嚯的起身,脸涨得通红,指着不知是醋坛子还是酒坛子道:“是你自己拿错了,怎能怪我将它打开了,是何道理?”

  酒保脸色一变,道:“客官,您可不能不讲道理啊,我们是拿错了,但是你却把它打开了,您看,这上面还写着一个醋字呢,您是不识字还是怎么的。”

  车夫低头一看,骂了声娘,道:“这是人写的字吗,看都看不明白,怎能怪我不识‘酒’!”

  我好奇心大起,走过去把那只坛子转过来看。坛子上贴着个红色的纸片,上面书写着个很难看出来是“醋”的“醋”字。

  往坛子里闻了一下,倒还真是醋。

  “这位公子,一看您就是个读书人,您看看,这上面明明白白写的就是个‘醋’字嘛!”酒保点着坛子上的“醋”字对我说道。

  “嗯!”我点点头,又道:“这坛醋我买了,多少钱?”

  “白公子你……”车夫不明所以的看着我。

  酒保顿时转换出一张笑脸,点头哈腰道:“这位公子一看就是个识货的,这坛醋可是上品的好醋,您就给个进价,五十文就好了。”

  我掏出一锭碎银,酒保接过,立刻找了零。在他将零钱给我时,我指着自己那桌菜道:“你家的菜是不是都没洗,好几只苍蝇在里面。”

  酒保瞪大了眼,突然就笑了:“公子,您真会说笑。”又指指外面继续道:“这天气,哪来的苍蝇呢?”

  我扬扬眼,“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酒保将信将疑的走了过去,同一时间,我已施法在三个菜盘里变出了几只死苍蝇,就连卓然筷子上夹的菜也被变化成了苍蝇,他差点就送进了嘴中。

  放下筷子,卓然的目光扫了过来。我对他报以一笑,谁让你吃得这么香。

  “哎呀!还真是。这……怎么会呢?客官,要不我们给您换了吧!”酒保看后说道。

  周围有几个客人好奇的过来看,之后纷纷作恶心状离开,并扬言以后再也不来了。

  “苍蝇贵吗?多少钱一只?”我故意说道。

  酒保发愁的看着走出大门的客人,苦笑道:“我给您换菜吧!”

  我摇头,“不必了,已经吃不下去了,谁知道再换会不会还有苍蝇。”

  “那怎么办呢?”酒保反问过来。

  “问我啊,做不了主就找你们掌柜来。”我说。

  “这就去。”

  酒保一溜烟走了,不一会的功夫,已找来一个五十开外,个头不高,又很瘦小的男人。

  “我就是这的掌柜,酒保刚才把事情跟老夫说了,这个,您看,我们也是小本经营,那几个菜就不算钱了好嘛?”自称掌柜的瘦小男人说道。

  “还要算钱啊,就因为那几只死苍蝇,其他菜我都没敢吃。”我说,让你们黑,不整整你们都对不起自己学过的法术。

  掌柜陪笑道:“那就算了,不用给钱了,欢迎下次再来。”

  “走吧!”我对卓然说。

  卓然起身,我把那一坛子醋扔到他手中,“钱买的,别浪费了!”

  卓然接过,三人走出酒馆。

  “你不等柳飘飘了?”刚进马车,卓然就问。

  经他一提醒,我才想起说好在酒楼等柳飘飘的,但是,“怎么你就记性这么好?”

  说完,我将正要赶马儿走的车夫叫住,吩咐他等一会。

  “喝醋吗?”卓然将醋坛子递到我眼前。

  我白了他一眼:“要喝你喝。”

  “不喝你买下做什么。对了,那些苍蝇是你弄出来的吧!我就说你怎么会买下这坛醋。”

  “是我干的又怎样,他们这么黑,我就不能整他们。”说完忍不住掀了下嘴角。

  “她来了。”

  “谁?”

  “柳飘飘啊!”

  顺着卓然的目光,我看到那个依旧一身素衣的柳飘飘正往祁家酒楼大门行去,不同的是,她头上的白纱不见了,估计她爹的后事已经处理完了。

  “柳飘飘,这边。”从车窗里探出头,我喊了声她。

  柳飘飘转过身看到我后,露出一个微笑,立马就朝我所在的位置走来了。

  “白公子。”柳飘飘过来后在窗口同我打了个招呼。

  “上车吧。”我说。

  柳飘飘爬上车,并没到车里来,而是同车夫坐在车辕上。我又将她叫进来。

  进来后,柳飘飘同卓然打了声招呼,我让她坐在我旁边。

  再次启程,车上再次多了个人。柳飘飘一直低着头,不敢直视我和卓然,这就是传说中的娇羞啊!我一下来了兴致,一直看着她,结果她的头越来越低。

  马车缓缓走过这个镇中心最繁华的地段,车夫喝了一声,马鞭声传来,整个车猛地往前冲去,眼角瞥到卓然两只手忽的抱紧了差点从座位上滚落的醋坛子。

  怪的是,马车才起步没走多远又倏的停了下来。停得有些急,马带的车厢一阵乱晃,再次看到卓然抱紧了醋坛子。

  “师傅啊,拜托你驾个马车不要一惊一乍的好吗?”我隔着厚重的门帘子对外面的车夫说道。

  “二……二位公子,这……”

  <!--over-->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