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175章 众仙之阁

一秒记住【新吾小说网 www.sbxq.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go-->

  我盯着他,这异类懂得还是挺多的嘛!不过认识他的时间也不短了,似乎从没问过他叫什么。于是,就在这段路上,我问了他的名字,结果,他说:“我没名字。”

  “啊!总得有个号吧,否则其他人怎么称呼你?”我表示不解。

  “小老鼠们都称我为大王。”老鼠精说。

  “好吧!”

  说着话,已经到了之前所指的酒楼。找了间在二楼的雅座,点了几个听着合意的菜式,我和老鼠精就坐等上菜了。

  “你的名是自己起的吗?”老鼠精问我。

  “不是,怎么了?”

  “没什么,你说,我要是也给自己起个名,叫什么好呢?”

  “想叫什么叫什么。”我给自己倒了杯水。

  “我可没那么大才情,嗯……你叫白黎,是白狐狸的意思,我是只灰鼠,转换一下,飞鼠是不是很好。”老鼠精拍手道。

  “飞鼠啊,哈哈……是你从小的梦想吧,还是崇拜多了一对翅膀的蝙蝠?”我放下杯子笑道。

  “我可没想那些,不好听是吧,我再想想……”

  “别想了,不介意的话,我给你起一个。”我说道。

  “好,好,交给你了。原来你还是挺在意我的。”老鼠精两眼都放光了。

  “你想多了,我只是想以后看到你总不能学你的小老鼠们管你叫大王吧。”我说,同时在脑中想着该怎么给他拟个名。

  “你要是做我的王后的话,叫大王也是可以的。”老鼠精道。

  “我可是有夫之妇。”

  “就那个凡人啊,就算再给他一百年的时间,他也未必能走完。”

  “你话太多了。”心里有丝不爽,是为什么自己也不明白。

  “好了,不说了,菜上来。”

  老鼠精话音刚落,雅座的门被从外面推开了,酒楼伙计将点的菜端了进来。

  “欸,我觉得,叫你苏浩挺合适的。你看,你是只老鼠,老鼠又称耗子。怎么样?”

  在伙计上好菜离开后,我突发奇想,瞬间替老鼠精想出了个名字。

  “苏浩……苏浩……”老鼠精反复将两个字念了多遍了,道:“我感觉不出来,以后就叫这个吧,人类的东西太难懂了。现在我觉得你是妖界最聪明的。”

  他说的我能明白,本来就非同类,自然所理解的东西不同。

  “你还要在那个凡人身边待多久?”被我取名苏浩的老鼠精问。

  “可能等他上京考完我就离开了,也许陪他过完这辈子。”能在卓然身边待多久,自己真的不确定。

  “早点离开他吧,你在他身边很危险。”苏浩说,表情很严肃,他这样的神情我还真没见过。

  “他危险还是我危险?”我忍不住问。

  “你两都危险。”

  “哈哈,骗人的吧,我两又没跟谁结过仇,哪来的危险。再说了,这里是凡间,凡人还能威胁到我啊!”

  我不以为然,虽说也碰上过一些事,不也很好的解决了嘛。

  “我只能跟你这么说,有什么事你自己小心点。”从酒楼出来后,在回客栈的路上,我想起已经不知回哪里去了的苏浩说的这句话。

  不知道他这句话是在给我传什么讯息,还是只是出于担心,如果是后者,我觉得是他多管闲事了。

  回到客栈后,在路过卓然房门口时,我觉得还是看看他好得怎么样了,刚想敲门,又觉得不妥,要是柳飘飘也在,岂不打扰人家了。

  心里这样想着,放轻了脚步回自己房间去了。哪知才将房门关好,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我将房门打开,看到的是柳飘飘。

  “卓公子他怎么样了。”我问她。

  “我不知道,卓公子不让我照顾他。”柳飘飘道。

  “他吃午饭了吗?药喝了吗?”

  “药喝了,只是还没吃饭,他说吃不下。”

  真是不让人省心啊,我只好亲自去看他了。

  让客栈的伙计备了些较容易消化的食物,我拿着去看卓然了。他的房门没栓,人面朝里躺在床上,似乎睡着了。

  将食物放在桌子上,我犹豫着要不要喊醒他。

  “是小黎吗?”床上传来卓然的声音,接着看到他转过身来。

  “你怎么知道是我?”太神奇了,我既没说话,他也没看到我。

  “听脚步声就知道了。”卓然道。

  “你好点了没?”我走到床边,伸手搭在他的额头上,感觉还是很烫。

  “你去哪了?”卓然问。

  “只是在外面转了转。”苏浩的事情,我不觉得有必要跟他说,他们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飘飘说你还没吃饭,我拿进来了,吃点吧。”

  “又在麻烦你了。这一生病,不知哪天能好,眼看离开试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唉……”

  “放心吧,你明天就会好的,先吃点东西吧,来,我扶你起来。”

  原本是想让柳飘飘有个贴身服侍的机会,现在看来是行不通的了,还是赶快让他好起来吧。

  于是,这天半夜,我偷偷的直接从自己的房间穿墙到了卓然的房间。

  先施了法让原本就睡着的他陷入昏迷中。我在床边盘腿坐下,在心里默念着咒语,右手食中二指并拢点在他的眉心。

  这不算什么**术,消耗也不大,速度也很快。

  结束后,将卓然恢复正常的睡眠,我再次穿墙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想到刚才自己的举动,心里不由打了个哆嗦。

  月黑风高,半夜三更,一个长相貌美的女子穿墙进入自己隔壁的另一个房间。房间里的床上,一个长相颇好的书生正在睡大觉……正常人看到不吓死也得吓疯吧。

  还好我是好人。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卓然。他今天早早的就起来了,看到我后,还笑着说:“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好了,还好你在身边。”

  我笑笑,没有说什么。

  等到柳飘飘出现后,我们吃了早饭,收拾了东西又出发了。

  不过,在走之前我们还有些事要做,那就是买匹马和弄辆马车。

  今天的运气倒不错,没怎么寻访就找到了一部正在售出的马和马车。在确定货不差后,我交了钱,把马车交给了从杭州带来的车夫。

  之后,我又打算帮柳飘飘买两身新衣服,她那身素衣穿在身上真的不好看。

  刚要卓然和车夫待在马车上等我们,一个扛着八卦旗,一身道家装束的道士迎面走来。

  我感觉又是来找我麻烦的,结果却不是,那个道士只是看了我一眼,然后走到卓然面前,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后,冒出了一句话。

  他说:“这位公子面相奇特,非平凡之人啊!”

  “道长高抬了,小生只是个平凡人。”卓然抱拳谦恭的说道。

  道士笑而不语。

  “道长这话怎么说?”我不确定这个道士是真的有些本事,还是江湖骗子。

  那个道士再次看了我一眼,摇头道:“天机不可泄漏。”说完他又对卓然说道:“公子,shi途险恶,你可要多加小心。”

  “你是说他做官有风险吗?”道士说的shi途,我觉得应该是这个仕。

  “不,是人世间的世。”道士说完,也不说声告辞或是先走了就自行离开了,就像他突兀的出现。

  我看着当事人的卓然,他正怔怔的目送着道士离开。

  “喂,你相信了?”我轻碰了下他问道。

  “世间本就险恶,但也并非无善念,我又何必杞人忧天!”

  卓然回过神后说了这么一句话。

  <!--over-->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