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175章 众仙之阁

一秒记住【新吾小说网 www.sbxq.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go-->

  马车随着颠簸晃动着,坐里面的人同样是左右摇摆的。

  柳飘飘换了身翠绿色的衣服,低着头,叫她一声,她就会含着一抹微笑,娇羞的看着你。

  说实话,挺为难这姑娘的,卓然本来就是个男的,我又扮成男的,她一个姑娘家整天面对着两个男人,哪能自在。

  虽说车里有三个人,外面还有个车夫,这样的组合却没什么话说。

  时近中午,我们所在的位置是一处偏僻村庄。

  柳飘飘拿出上车前准备好的烧饼,当时我是想买几个肉包子的,但她说肉包子凉了有腥味。那好吧,不想吃没什么味道的馒头,只好选了烧饼。

  每人吃了个冷且硬的烧饼填肚子,在一个山泉边喝了些泉水,又马不停蹄的赶路了。

  一下午的时间说快不快,说慢不慢,快是因为现在这个季节天黑较早,慢是我在马车上醒醒睡睡了三回才到的现在这地方。

  “那里好像有人家,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如果是客栈,刚好住一晚。”卓然指着车窗外的半山腰说道。

  “这种地方,就算有客栈也是黑店。不过,有我在,也不用怕。”说完我叫停车夫。

  下得车来,看着半山腰唯一的建筑,感觉很眼熟。

  “这是哪里?”我问他们。

  车夫道:“这里是开封府的管辖地界。”

  开封我没去过,但是眼前所看到的真的很熟悉,那是几百年前的记忆了。为了证实一下,我朝山脚跑去。

  “小黎,等等我。”身后传来卓然的说话声和脚步声。

  我一口气爬上那个半山腰,终于到了那座建筑前面。

  来不及喘口气,第一时间看门上的牌匾,“明景寺”三个字郝然印入眼帘。

  “对了,就是这里。”我不觉自语道。

  “你来过这里?”身后传来卓然的声音。

  寺门还没关,我走了进去,布景还是记忆中的样子,只是好多地方都有翻新的痕迹。

  这座经历了几百年风雨的寺庙,到现在还没废弃,也算是造化了,不过看起来比以前荒凉了。

  地面布满了青苔,显然很少有人走动才会这样的。寺里虽然有香的味道,但没以前那么浓。

  “二位施主,天晚了,是要下山还是留宿本寺?”一个年轻小和尚从大殿里出来,看到我和卓然便双手合十行了一礼。

  我同样的双手合十还了一礼,道:“今晚我等留宿此间,麻烦小师父收拾四间禅房吧。”

  “好的,小僧马上去安排。”小和尚说完离开了。

  “你还记得这地方吗?”我问卓然,他的前世吕将军就是在这里遇到我的。

  “我从未到过这里,为什么你会觉得我来过?”卓然的语气充满了疑惑。

  我看着他,不记得就对了,否则真像早上那个奇怪的道士说的,非平凡之人了。如果……他真的有什么不凡之处,指的会是什么呢?

  不凡的人生还是本身就是个不凡的灵魂?如果是灵魂,那他是谁?

  “你是觉得你在这个地方见过我吗?”卓然又问。

  三百多年前,我来到这里,是因为和乔文清走散。

  两百年后我又在这个地方遇到乔文清的转世,吕将军。

  又三百年后,我和这个前两世救过我的新生命又回到了这里。

  好像一切都和这座寺庙有关,包括千繁也是在吕将军殉国后遇到的。

  缘分吗?

  “小黎,你怎么了?”卓然握住我的肩膀轻轻摇晃了两下,将我从那理不清的思绪中拉了回来。

  “没什么,这里以前我来过。”我淡淡的说道。

  “嗯!”卓然点点头。

  “二位公子。”

  身后传来柳飘飘的声音。

  “今晚我们就在这过夜,咦,车夫呢?”看到身上挂着我和卓然的包裹的柳飘飘后,我发现车夫没上来。

  “他说他今晚就睡车里了。”柳飘飘一面回答,一边走了进来。

  卓然将她身上的两个包袱接过,刚好一个小和尚来迎接我们进入各自的休息处。

  在晚饭前,全寺总共十一个和尚在大殿里做功课,我捐了两百两的香油钱,算是报三百年前,这座寺庙对我的庇护。

  趁着开饭前的时间,在这天只剩一点昏暗光线的时候,我独自在寺内转开了。

  我看到了一间禅房中进寺那天替我解围的老和尚的雕像,这个雕像,是在老和尚圆寂后雕的,好像他是这座寺庙最初的建立者吧。

  这是个很心善的和尚,在世时,他还是个医术高超的医者,许多穷苦人都上这来找他看病,而且还是分文不取。

  那时候也是这个寺庙香火最鼎盛的时期。

  从旁边的木柜上,我取了三支香,在供桌的油灯上点燃,然后躬身拜了三拜,嘴里念道:“老师父,我又回来了,感谢当年您替我解围,还将我收留在寺中,让我有了这么个安身之处。”

  恭敬的将三支香插入供桌上的香炉,我退出禅房,在门口看到了似乎早就站在这里的卓然。

  “这是开寺住持的禅房,这座寺庙少说也有五百年之久。你确定没弄错?”

  卓然的话吓了我一跳,刚才在里面时我应该没说过关于时间的话吧?

  “你怎么知道?”我问他。

  “那块石碑上刻的好像是这座寺庙的庙志。”卓然指着身后一块石碑说道。

  那里确实有块石碑,但我从没看过,因为那时候的我看不到那么高。

  “他们晚课估计做完了,走吧。”我不想卓然继续深究下去,被迫说谎也是件痛苦的事情,虽然我已经说了不少慌了,但都是为他好才说的。

  “或许是我看错了吧。怎么,你曾在这寺里待过很长时间?”卓然道。

  “我的事你不需要知道。”我说。

  “从没听你提过你的家人,你处处为我着想,帮了我这么多,而我一直对你一无所知。我想在你有需要的时候帮你,但我没多大能力,你也从来不跟我要求什么。”卓然说。

  我没说话,说不清的。

  无意间看了眼身边并排着的一个房门,发现那里好像是我曾经住过的房间。

  门没锁,我推开走了进去。将随身的火折子亮起,暗地里随手变出一支蜡烛点燃。

  “你怎么带着蜡烛?”卓然好奇的问。

  “有什么问题吗?”

  嘴里说着话,脚步不由自主的在屋里转开了,在一侧的墙壁上,我看到一张画着一头狐狸的画。

  这是我吗?我在心里想,不知道是谁画的。

  “我怎么感觉我来过这里?”

  卓然突然说道。

  <!--over-->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