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175章 众仙之阁

一秒记住【新吾小说网 www.sbxq.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常彦潇的话把我吓了一跳,他怎么听出来了。

  眼角瞥到他的腰间,那里有个堕子,仔细一看,是块玉。传说玉能辟邪,不过我修的都是正经的仙术,普通的玉不应该有这种效果,看来他这块玉有点特殊。

  值得庆幸的是,他这块玉潜藏的法力不是很大,否则得窥破我的真身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蛊惑人?”常彦潇再次说道,他的目光不再像往常透着温柔,而是凌厉的逼视。

  我呼出刚吸进口的凉气,道:“既然被你听出来了,我也不瞒你了。我是对他们施了幻术,并不是蛊惑他们,只是让他们听了个曲子而已。”

  “你到底是什么人?”常彦潇依旧紧盯着我。

  我苦笑了一下:“我是普通人。”至少心是。

  “普通人怎么会这种障眼法?”

  “我有一个玄门中的师傅,他教的。”混成这样,也不是我想的啊!

  常彦潇看了眼门内的情况,见里面的人并无异状,这才缓和了神色,道:“黎儿,但愿你没骗我。”

  骗你也是不得已,但是,“这么晚你怎么在这里?”

  “听说你要亲自登台献艺,我只好来看看了,奈何来晚了,被赶出来了。”

  常彦潇的语气回复了以前的温柔。我笑笑:“还好你被赶出来了,否则不是在欺骗你吗!”

  常彦潇笑,道:“你这是要回去吗?”

  “是啊!”

  “我送你。【文学楼】”

  “不必。”我可不想找麻烦,先不说徐氏看到会误会,这出来的可是元神呢,到时候两个我出现在卓家,母子两还不疯掉!

  “还是我送你吧。”常彦潇坚持道。

  “真的不用,你也看到我刚才施幻术了,保护自己的能力还是有的。”

  “那好吧,你自己小心点。”他不再坚持。

  “嗯。”我向他挥手告别,踏上了回卓家的路,暗地里则留意着他有没有跟来。

  走了一段路后,常彦潇没有跟来,我隐到一个较暗的角落,刚想施法离开,突然从头顶的房屋上跳下一个人来。

  “妖孽,哪里走!”

  是一个着道袍,后背的肩上露出一个剑柄的年轻道士。

  我拍着胸口缓和了一下受到的惊吓,“你才妖呢,大晚上的想调戏良家妇女吗?”

  “休得狡辩,要不是怕吓到人,本道长早收拾你了。”年轻道士说道。

  我不知道他是真的发现了我的身份,还是又是易芝花找来为难我的,不管什么原因,我是不想伤他的。

  “我要回家了,家人还等我回去吃晚饭呢!”

  说完,我绕过他继续往回去的路走。

  “铮”地一声利刃出鞘声起,一道寒风直袭背心。我转身,霞绫已解在手中,抖手一扬,霞绫犹如灵蛇般缠向袭过来的寒剑。

  年轻道士使劲一震手中利剑,似乎想绞断霞绫,奈何我的霞绫乃仙家织就,哪能一碰就断。

  年轻道士见没法割断,只好反方向抖剑,想将剑撤出。

  我加大力度,继续绕住,嘴里说道:“我不管你什么来路,想怎么样,我不想伤你。也请你自重点,不要再纠缠。”

  “维护人间正义,乃本道责则。”话落,年轻道士松了剑柄,手掌拍在柄端,剑聚积了内家真气,直冲我而来。

  趁着我应付剑的空挡,他错步往前一脚踢向我。

  抬手拨开踢过来的脚,我也没用多大劲,只是想能不伤他就不要伤他。

  哪想那个家伙却不是这么想的,居然给我来了个连环踢。一个不备,被他一脚踢在了肚子上。

  虽然不致命,他那一脚的力度还是使我痛的差点没落泪。一分心,利剑回到了年轻道士的手中。

  “臭道士,本姑娘一再让着你,你别不知好歹。”我捂着肚子指着他道。

  “就是死,本道长也不能让你为祸人间。”年轻道士手中的剑挽出一个令人眼晕的剑花,再次刺向我。

  仗着霞绫质量好,我再次挥出霞绫挡他的剑,嘴里说道:“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为祸人间了。”

  剑招被拆,年轻道士又换了个招式,口中说道:“刚才在一个屋子里,你对那些凡人使用幻术,你敢说你没企图。”

  我见招拆招,“企图是有,但没恶意,这也算为祸人间了吗?”

  “有企图就是有**,这就是万恶之源。”

  我苦笑,他倒是头头是道。力量聚集在霞绫上,我给了他最后一击,也只是将他逼退了一些距离。

  正欲施法离开,突见年轻道士收剑回鞘,以为他放弃了,哪知大意间,一道金光电光石火般击打在我身上。

  身上犹如被万道铁鞭抽过,痛得我几乎站立不稳。有东西从喉头涌出,溢出嘴角。定睛一看,年轻道士手中拿的是一柄拂尘。

  心头大怒,我收了霞绫,将苍芒唤出。年轻道士似乎等不及了,挥着拂尘直奔我而来。

  人影一闪,年轻道士被人拦下,两条身影斗在了一起。

  突然闯入进来的人,打斗中回头朝我喊了声:“黎儿,快走!”居然是常彦潇。

  道士则骂了声:“糊涂!”

  狠狠瞪了那个年轻道士一眼,我压下心中怒气,算了,难道还真要把他杀了。

  在常彦潇第二次叫我离开之际,我已念动咒语,在他回头看时,刚好离开。

  我也顾不得有没有吓到他了,也不怕那个道士会把他怎么样,毕竟他是普通人。

  当我隐身落到和卓然的房间,眼前的一幕差点没让我吐出一口老血来。

  我的本体还在床上躺着,而卓然正隔着被子将我的本体抱得紧紧的。

  我气不打一处来,刚才打架去了,没法分神去顾自己的身体,他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

  赶紧回到自己的身体,睁开眼来,手从被窝中抽出,我一个巴掌就打在了卓然脸上。

  卓然被打懵了,只是一动未动的盯着我。

  “你在做什么?”我怒道。

  房门“吱”地一声被推开了来,徐氏急匆匆走进来,焦急的声音响起:“然儿,大夫我请来了,小黎醒了吗?”

  卓然惊醒过来,放开我,起身道:“她醒了。”

  一个大夫走进来,放下诊疗箱,道:“不知请老夫来,是为哪位诊治。”

  “我儿媳妇,大夫您快帮我瞧瞧吧,看看到底怎么了,刚才还流血了。”徐氏急急忙忙道。

  “流血多吗?估计是动了胎气。”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