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175章 众仙之阁

一秒记住【新吾小说网 www.sbxq.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今天不跟你打了,不是我怕你,打不过你,而是我无意伤你。也请道长行个方便,不要再为难于我。”我平心静气的说道。

  “今日我若是放了你,日后你为祸人间,岂不是我的过错。今日你又施了同昨日同意的幻术,又是为何?”年轻道士说道。

  “我欠人人情,只是想帮他改善下生活,奈何没什么才艺,只得施行幻术。但我也没伤害他们不是?”我说。

  “此话当真?”

  “唉,你这人,我要真闹出什么事来,不用等你来,已经有人对付我了。你就放一千个心好了。”我耐着性子说道。

  年轻道士沉吟了下,最后说道:“我姑且信你,日后要闹出什么事来,本道长就是死也要灭了你。”

  说完,他一个飞身,已掠出老远。

  我看着他离开,总算完美解决了。只是眼前,离卓家还有一段距离,马车又走了,我只能步行回去了。

  刚进大门,卓然就一把将我拉到椅子上坐下,一脸严肃道:“又去哪了,药没喝,伤还没好,你又到处乱跑。”

  “我去了一趟店里。”我如实回答。

  卓然不说话,走到厨房端出一个碗来,不说我也知道是什么。

  “可以不喝吗?”我苦哈哈的道。

  “不行。”

  “我要上茅房。”

  说完我起身要往外走,卓然挡在我前面:“先喝了,早上你说要洗脸漱口,结果就不见了。”

  我捂着肚子弯起了腰:“肚子好痛啊,不行了,你快让让。”

  “哪有这么巧。”卓然不为所动。

  “你怎么就不信我呢?”

  “怎么那么多话,喝了不就没事了。”

  我……放弃了,直起腰道:“算你狠。”

  一把接过他手中的碗,舀起一勺舔了舔。苦涩的味道瞬间蔓延整个舌尖,那中药汤特有的气味熏得我脑仁儿都痛。

  “快喝,凉了更苦。”卓然催到。

  喝就喝,狠狠瞪了他一眼,捏着鼻子眼一闭一口气喝了下去……

  “呕……”想吐又吐不出来,正难受之际,一块金黄色的东西出现在眼前。

  我抬头,不解的看向持金黄物体手的主人。

  “吃块糖吧。”卓然道。

  “谢谢!”我接过来咬了一小口,入口即化、香甜的口感令我忍不住很快咬下第二小口。从没觉得糖这么好吃过啊!还有,原来卓然也可以这么体贴啊!

  “在家啊!”门口传来徐氏的声音,“看我买了什么?”

  闻言,我和卓然不约而同看过去,原来是只鸡呀。

  “待会我们炖鸡汤喝。小黎好些了吗?”徐氏道。

  我点头:“好多了。”

  ……

  阴云遮天的上午,我照旧来到店里,今天身体好了很多,估计是那两碗中药汤起了作用吧。但是一想到那药还有三副,我的头就大起来了。

  早上还未出门时,卓然又给煎了一碗药汤,我硬着头皮喝下去,虽然喝完有一块糖,喝的时候那个苦也够受的了……

  “这两天的效果似乎不错啊!”我点着赚进来的银两,一边对胡水平说。

  这会虽是不早不晚的上午,店里的客人也有不少,他们慢慢吃,吃完了又点,久久没有离去的兆头,似乎是来占座的。

  “东家,您这样……抛头露面的……是不是……不太合适?”胡水平在一旁断断续续道。

  “怎么,嫌弃你老板了?”

  我转头看他,刚好对上他的目光。胡水平愣了一下,但很快低头道:“没有,我只是怕你露面太多,有人会对你图谋不轨。”

  “谢谢你的关心,放心好了,你老板我虽不至于天不怕,地不怕,对付几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我说。

  胡水平点点头,做他的事去了。

  临近中午,我刚从办公室出来,一个伙计急急忙忙跑过来,停在我面前语不成调的说道:“老板,你快去看看,有人出事了,死了?”

  “谁出事了,谁又死了?”我没听明白。

  “不是,是有人死了。”伙计说。

  “不会吧!”

  我不太相信的走到大堂,看到一群人围在楼梯口。我抓过刚从里面挤出来的一个伙计,问道:“怎么回事?”

  “老板,不好了,那个人从楼上下来时喊肚子痛,然后就倒在了地上,好像没气了。”伙计说。

  “哎,这、这人怎么了,没喝酒啊?”不远处又有人大呼小叫了起来。

  我寻声望去,一个人正趴在桌子上,一只碗压翻在他脸下,脸上还沾了油质。旁边有人正不解的看着他。

  我走过去,趴在桌子上的人面色青黑,特别是眼眶和嘴唇最为明显。怎么像是传说中的中毒?

  差了个伙计去找大夫,我伸手探了探那人的鼻息,好像已经没呼吸了。

  我又走到楼梯口,拨开人群进到最里面,看到了倒在地上的人,症状和趴在桌上的人差不多。

  “东家,这人已经死了。”早在这里的胡水平向我说道。

  怎么会出这种事,什么人干的?我环顾四周,没什么可疑的人和物。

  伙计已经找来了大夫,大夫一来就摸了趴在桌子上的那个人颈部。然后又走到倒在地上那人的旁边,同样摸了他的颈部。

  “已经毒发身亡了!”大夫摇头道。

  脑袋“嗡”一声大了,这回我是摊上事了,毕竟他们是在我店里出的事。如果早发现,或许还能救他们,现在我也没办法了。

  “哪来的毒药,他们怎么会中毒?”

  “我们不会也中毒了吧?”

  客人们开始议论纷纷,一时整个店内的人人人自危,纷纷挤到大夫面前,要求替自己看看。

  大夫一一替他们把了脉,结果是都没事。

  “老板,这可怎么办?”胡水平担心道。

  我摇摇头,离开大堂进到厨房。

  “老板,您有事吗?”一个厨师看到我,笑着问道。

  看来他们还不知道,“有可疑的人来过厨房吗?”我问他。

  “没有啊!”另一个厨师回答。

  “有两名客人中毒死了,说,是不是你们谁公报私仇了?”我严肃的问他们。

  “什么,怎么会出这样的事呢?老板,我们可都是本分人呐,从不与人结仇。”

  厨师和下手均是脸色煞白,纷纷表示自己从未与人结仇。

  我想了想,也觉得不会是他们几个,他们一直呆在厨房里,根本不知道外面来了些什么人。而最清楚客人的应该是店伙计,食物也是经他们手送到客人桌上的。

  但我没有机会再去盘问他们,从厨房回到大堂时,店门口走进来好多带刀的官兵。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