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175章 众仙之阁

一秒记住【新吾小说网 www.sbxq.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胡水平还有半个馒头没吃下去的时候,进来两个衙役:“谁是‘味儿香火锅城’的掌柜?”

  “我是。”胡水平站了出来。

  狱卒打开牢门,衙役二话不说就将胡水平拉了出去,还用镣铐将手和脚分别锁了起来。

  狱卒把胡水平押走了,临走是还不忘将牢门锁好。我想肯定是升堂问话了。为防他们为难无辜的胡水平,我躲进暗处,隐身穿墙跟了上去。

  府衙的公堂上案桌前,跪着一男一女两个年纪较大的老人,还有一名年轻女子和一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孩。两个老人和年轻女子都在哭泣,而那个依偎在年轻女子身边的小男孩,似乎很害怕这个地方,两只手紧紧抓着母亲的衣角。

  我摇头叹了口气,估计他们就是死者的家属了,老父老母,孤儿寡母,也怪可怜的。

  “威武——”标志性的呼声和棍子敲地声后,胡水平被按着跪在了地上。

  “呯”一声,案桌后的知府重重将惊堂木拍在案桌上,威严的喝道:“堂下人报上名来。”

  胡水平抬头道:“草民胡水平,有事向大人禀报。”

  知府:“说。”

  “大人,那两个人不是我们害死的,您一定要明察秋毫,不可冤枉好人呐……”

  “有没有罪,我们大人自有定论,无需你多嘴。”胡水平话没说完,便被一旁的师爷打断。

  知府道:“你是‘味儿香火锅城’的掌柜,当家的是你自己还是另有其人?”

  “我只是掌柜,叫胡水平,当家的是位姑娘。”胡水平说。

  “哦!”知府惊奇道:“什么年纪?”

  “大人是问草民,还是我家老板?”

  “你老板。”

  “草民其实也不知晓,单看模样,不过二十,但以她行事来看,比年长者有过之而无不及啊!”胡水平说。

  我摸摸自己的脸,原来自己看起来这么嫩啊!

  “你是哪里人,你东家又是哪里人?”知府问。

  “草民川中人,我老板……草民实在不知我家老板哪里人啊!”胡水平答。

  暗地里,我笑坏了,都不知道我的底细,也不问,还敢帮我做事,还好我不是坏人。

  知府摇摇头,继续道:“在来这里之前,你做什么的?”

  胡水平回答之前自己做生意的,后来亏了才来的杭州。

  这时,师爷出声道:“说不准就是你谋财害命。”

  胡水平骇了一跳,摇手道:“大人,绝对不是草民啊,草民整日守在柜台,哪有时间做别的。”说完又道:“也不会是我家老板的,店是她开的,这种事对她没好处。大人,她是个姑娘家,牢房这种地方太晦气,还请大人放了她吧。”

  知府道:“鉴于你说的,也确实没有作案时间,但也不能排除。至于你东家,在事情未明朗之前,也不能放。来人,先把他押回牢房。将厨师和打杂人员带来。”

  两个衙役押了胡水平,从去牢房的偏门进去了。

  “大人,您要替民妇做主啊!”堂上的年轻女子哭诉道。

  我没有回去,而是继续留在这里看他们审其他的人。值得庆幸的是,这个知府似乎还不错,没对谁用过刑逼讯,反倒是一旁的师爷,时不时冒出一句“大人,不用刑这些人不会老实交代的。”

  好想抽他两巴掌!

  等到他们全审讯完,就只剩我了,而时间也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知府只得发话退堂。

  回到牢房,看到大家吃着没什么油水又少的饭菜,挺不忍心的。只是既然在凡间,就得按规矩来,不该做的最好别做,更不能出现惊世骇俗的状况。

  “白黎,有人来看你了。”

  两个人出现在牢门口,其中一个是狱卒,而另一个居然是提着菜篮的徐氏。

  终究是纸包不住火啊!

  狱卒将牢门打开,徐氏走了进来,她手里的菜篮子满满当当都是菜。

  “娘,您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我吃惊的问她。

  徐氏面无表情的看着我,说道:“我出门买菜,在大街上听说有两个人在你那里吃了东西,中毒死了。”

  “这事不是我们做的,是有人在陷害我。放心吧,等事情查清楚了,我就没事了。”我解释道。

  “能没事固然是好。”

  徐氏说完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满脸疑惑道:“听说你们昨晚就被抓来了。可是,昨晚和今早你明明在家里的啊?”

  完了,要穿帮了。看了眼牢门口守着的狱卒,我压低了声音说道:“娘,我昨晚确实在家里,我也是今早去店里才知道的,之后就被抓这来了。”

  “小黎,这事真不是你做的吗?”徐氏眼里有一丝担忧。

  “放心吧,这事不是我做的,也不是他们做的。”我说着朝对面扬了扬下巴。

  徐氏谨慎地往身后看了一眼,突然压低了声音对我说道:“小黎,娘求你一件事。”

  “您说,能做到的我一定去做。”

  徐氏继续压低着声音道:“娘只求你在公堂上千万不要说出然儿的名字。然儿现在是举人,年后还得进京赶考,你可不能拖他下水啊!”

  我点头,徐氏这话我能理解,毕竟我和卓然是夫妻关系,如果让人知道他是我丈夫,到时也难免会受到影响。我也想好了,要是安然无恙的出去了,我继续光明正大的在他身边帮他。要是被冤在这里了,只能从明处改为暗地里了。

  “小黎,真的很对不起你,要不是家里穷,你也就不会落到这田地。”徐氏说着从菜篮里拿出团用油纸包着的什么东西:“娘匆匆忙忙地就来了,这是我刚买的几个包子,还热乎着呢,你吃了吧。”

  我接过:“谢谢娘!”

  “那我先回去了。你好好照顾自己。”

  “嗯,您路上慢点。”

  徐氏走了,对面的胡水平对我投来狐疑的一瞥。

  “怎么了?”我问他。

  “这不是卓解元的母亲吗,她怎么来了?”胡水平说道。

  “有一次,他们母子两遇难,我刚好经过,就帮了一把。”我说,并不想让他知道我跟卓然的事。

  下午,终于轮到我过堂了。

  “威武~”又是那个敲棍子的场景。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