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175章 众仙之阁

一秒记住【新吾小说网 www.sbxq.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睡梦中,我被屋里的一阵响动惊醒了来。醒来后,响动还在继续。

  想起卓然家原来的惨状,我很快起身穿衣出了房间。

  “小黎,是你吗?”

  是卓然的声音。

  “你怎么醒了?”我问他。

  “屋里好像有老鼠。”卓然又道。

  我去看看。将屋里桌子上的油灯点燃,我拿上就往外面去了。

  一路上,地上老鼠乱窜,还有正在咬啜物品的。

  “啊……怎么这么多老鼠”

  大堂的方向,有人发出惊叫,弄得我心里也是毛毛的,又不想家里的东西全都被咬坏。

  “怎么又来这么多老鼠,这太吓人了。”

  身后卓然跟了上来。看到他,我心里镇定了不少,开始思索这是怎么回事。

  在卓然的陪衬下,我们来到了大堂中,几个家丁正在扑打满地的老鼠,而丫鬟们报团站在一张茶几上。几腿边,一群老鼠正在啃着,那几个丫鬟随时都有摔下去的可能。

  这样是不行的,放下手中的油灯,立刻就被一只老鼠碰倒,丫鬟们又尖叫了起来。有只手摸到我的手握住了,耳边传来卓然的声音:“别怕!”

  我有瞬间的错愕,但是一屋子的老鼠也不容我细想,趁着一片漆黑,我先施了法将周围的人包括卓然全迷昏过去。

  卓然就倒在我怀里,鼻息间全是他身上的书卷味,明明身上穿的是新衣服,现在屋里书也没有,感觉这味道就好像早就渗透在了他身体里。

  “万物生灵,唯吾令听,速速归穴。”当我单手捏着决,念完这窜咒语后,所有老鼠转眼间消失无踪。

  我满意的点点头,别说老鼠了,估计这方圆十里的飞禽走兽都回家了。只是消耗也挺大的。

  正要再次施法将屋里被咬烂的东西全都复原,寂静的夜空中,屋顶传来瓦片的碎裂声。

  我下意识的抬头往上看,将卓然放在地面上,纵身一跃穿过一楼和二楼间的隔板,又穿过天花板和屋梁、瓦顶到达屋顶。

  一条黑影在黑乎乎的夜色下纵跳过多个屋顶。

  “想跑。”

  我飞身直追上去,奈何对方似乎也是个高手,追了几条街后,已经失去对方身影。

  就在我要放弃回去时,一个声音出现在我身后,“是你啊!”

  我一耸眉,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

  将腰间的霞凌抽在手中,我回身就打站在我身后只有一米远的黑影。

  “唉,怎么说打就打?”黑影闪身避过。

  从对方的话语中,我感觉这人是认识我的。只是天太黑,虽能看到他的形影,也还是辩不清他的面貌。

  见他也没有再逃的迹象,我将霞凌收回手中,问道:“你是谁?”

  “怎么你就老忘了我,我是你口下留情的那只老鼠啊!”对方说道。

  这下我算是明白家里为什么那么多老鼠了,早就感觉到不寻常了。

  “为什么要损坏我屋里的东西?”我问他。

  “我不知道你也在。”老鼠精说。

  “这不是重点吧,说吧,你还干了哪些‘好事’?”我说。

  “我只是来报仇的,别的什么也没干。”

  “报仇?”我吃了一惊,“你和卓然有什么仇?”

  “五百年前他差点害死我。”老鼠精说。

  “五百年前……”刚想问他怎么差点害死他,突然想起乔文清救下我后,给我捉的那只老鼠——也就是现在眼前的这只。

  “就因为他前世的前世捉了你,你现在找他报仇?”我说。

  “是啊!又不是你放了我一条生路,现在哪还有我。”老鼠精说。

  “既然你好好的,干嘛还要报仇?”

  “捉弄他一下不行啊!”

  “现在的问题是,你把我的东西弄坏了。”

  “好奇怪,你们怎么会住一起?”

  “你可以来报仇,我就不能来报恩吗?”我说。

  “原来是这样,那以后我不为难他了。”

  “你过来。”我对他招招手。

  他走过来,道:“怎么了?”

  我手上变出一支点着的蜡烛,虽然刮着风吧,这蜡烛的火苗还是好好的都不见摆动一下,显得有点妖异。

  “想我了。”老鼠精说道。

  我突然抬手,速度极快的将他嘴角两边的六根胡须全扯了下来。

  “哎呦……”老鼠精掩着嘴直呼。

  将手中的胡须扔后,收了蜡烛,我说道:“好了,这是你破坏我屋里东西的代价。”

  “怎么能这样,不痛啊!”老鼠精道。

  “走了,拜拜!”

  一闪身,我回到了新屋里,所有人都还躺在原来的地方。为了不打扰他们,我施法将他们都送回了各自的房间。又施法将被破坏的物品复原。

  捡回油灯点燃,检视了一下屋里有没有疏漏,这才回到我的房间里躺回床上。消耗了一些元气,身体有些累,很快我就睡着了。

  次日,我起床后,发现所有请来的家丁丫鬟全聚在前院中讨论着什么。

  猜到他们可能是在讨论昨晚的事情,刚想靠过去听听,我身后传来徐氏的声音:“都聚在这里做什么,早饭不用做了。”

  所有人立刻停止了讨论,往门口看了眼后便全散开了。

  “小黎啊,昨晚好奇怪啊。”徐氏在我身后说道。

  我回过身去,和徐氏一起在墙边茶几边的椅子上坐下,道:“怎么了,娘?”

  “昨晚我又看到了好多老鼠,就在我要出房门的时候,又都没有了……后来怎么样都弄不清了,只是我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回到床上的。今早起来,又看到屋里所有的东西好好的,还以为是自己做了个梦,可是房里桌上的灯明明是点燃的啊,睡前我都吹熄了的。”徐氏说道。

  “可能是您忘了吹熄吧,那肯定是梦,你看,屋里不是好好的。”我说。

  “怎么可能做一样的梦呢?”卓然突然冒出来道。

  “是呀,少夫人,昨晚大伙都遇到这事了。”屋里一个正在抹桌椅的丫鬟也附和道。

  “这……”

  我还没说完,徐氏擦话道:“是不是这房子里不干净啊,所以才出这样的怪事。”

  “怎么会呢,之前我就在这里住过两晚了,对了,之前你们也在这住了几个晚上不是!”我指着那个丫鬟道。

  “是啊,老夫人,您还没来时,我们就在这住了几个晚上了。没出过这样的事情。”丫鬟道。

  这时卓然又道:“我还记得昨晚我们两是一起出来的,你当时拿着灯走在前面,我在你后面看不清路,还踢到了墙角,现在脚趾头还痛着呢!”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