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175章 众仙之阁

一秒记住【新吾小说网 www.sbxq.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你不怕我吗?”我疑惑的问卓然,作为一个凡人,且还是个文弱书生,胆子居然还不小。

  “有什么可怕的,你要有心害我,那天也不会冒着危险救我了。”卓然说。

  “谢谢你的信任。”心里有些难受,同一副面孔,一个相处不到一年,都能相信我心无恶意,而有人,相处上百年,依然不信任我……

  “你怎么了?”卓然问。

  我摇头,“没事。什么时间了?”

  “刚过午时。”卓然说。

  “饿了吗?”看看这四周,估计是没饭店的了,包里也没准备干粮。

  “这一带没有人家的,饭馆更是没有,二位爷没带干粮吗?可惜小的带得不多,只够一个人吃。”车夫说道。

  “继续赶路吧!”卓然说。

  我上车,刚坐定,听到卓然的肚子一声轻响。卓然朝我尴尬一笑,紧接着又一声响。

  我笑道:“看来你很饿哦!师父,赶紧走吧。”

  车夫打着马,马拉着车快速的往前跑了起来。

  又是一路颠簸,终于在一个岔路口看到一家茶棚。

  我和卓然下了车,茶棚里一个老头走过来。

  “有什么吃的吗?”我问他。

  “荒郊野外,只有野菜团子,不知道几位要吃吗?”老头说。

  “将就吧。”卓然回道。

  我们在茶棚里坐定,我又把车夫叫了过来,人家辛苦赶车,更得吃饱。

  车夫道了谢,在桌边坐下。老头将野菜团子和茶水端上桌来,说了声慢用便退开了。

  野菜团子,听名字就好吃不到哪里去,但还是抱着试试的心态用竹筷叉起了一个。

  “嗯,做得真好吃,比我老婆子做的还要好吃。”

  我还没吃,一旁传来车夫的话,我疑惑的看向他,真有那么好吃?

  “不好意思,失态了,确实是好吃过头了。”车夫对我抱歉一笑。

  我又去看卓然,他正津津有味的啃着一个菜团子。

  轻轻咬下一小口,嚼了嚼,嗯,味道果然不错,虽然谈不上入口既化,唇齿留香,也别有一番山间特有的清淡味。

  一口气吃了两个,卓然和车夫各吃了五个。

  喝了茶,结了帐,我们继续赶路了。

  又是一路的颠簸,不见人家,只有一条山间的小路。

  天色不久就渐渐暗了下来,而我们还是在这条山间小路上,今晚不会要露宿野外吧,又没帐篷什么的,马车上的空间有限,睡着不舒服。

  “师傅,你先停下车。这有间庙宇,要不今晚我们干脆在这里借住一夜好了。”卓然突然说道。

  我往他那边看过去,在他身后的窗外,还真有座庙宇式的建筑。

  下车后,再细看,庙宇的大门敞开着,里面没有半点灯光,还散发出一股木头的腐烂气息。

  “你确定要住这里?”我说。

  “不然只能睡马车上了。”卓然说着掏出火折子吹亮,独自往庙门去了。

  “哇……”

  一声小孩的啼哭声吓了在场三人一跳。卓然往后退了两步:“怎么回事,哪来的哭声?”

  “会不会是夜猫子?”车夫往四周看了一圈说。

  “好像是里面传出来的。”我指着庙门说道。

  哭声还在继续,我们三个人都没敢动,那哭声更激烈了,听得我心里直打颤,这荒山野岭的,听着怪渗人的。

  “会不会是谁家的小孩走丢了,到这里来了?”卓然说。

  车夫道:“估计是发|情的野猫……”

  他话还没说完,我和卓然齐刷刷的看向他,他自觉失口,本能的住了嘴。

  “我进去看看。”卓然说道。

  “我陪你进去吧,有危险好应对。”我说。

  卓然将不是很亮的火折子举到眼前,慢慢向前,我在后面拉着他的衣角跟着进入。

  不知道为什么,卓然明明就是个文弱书生,跟在他身边却有种异样的安全感。不知道是因为他长得像千繁,还是前两次救过我的原因。

  庙里很干燥,一进去就带起一阵呛鼻的灰尘。喉头有点痒,我咳嗽了两声掩住了鼻子。

  火折子照亮的范围有限,我从卓然身后转到他旁边,两人朝着发出哭声的地方慢慢走去。

  我有些害怕,将霞绫拽在手中,突然听卓然喊道:“咦,真的是个孩子。”

  “在哪?”我左右快速的扫了几眼,愣是没看到哪有什么孩子。

  “在那里。”卓然指着两步开外的一堆干草说道。

  我仔细的往那搜寻着,还真有个小孩,只是孩子身上的襁褓跟干草一个颜色,很难看出那里躺着个小人。

  卓然把火折子递给我,要过去,我赶忙拉住他,道:“你就不怕那孩子是妖物变的?”

  卓然发出一声笑,道:“他要变,也不至于变个孩子吧!”

  “红孩儿也是个孩子,唐僧还不是上当被抓。”我说。

  “这孩子不是红的啊。”卓然挣开我的手,上前将孩子抱起。

  神奇的是,孩子立马不哭了,而我还在纠结卓然的话:“谁说红孩儿是红的啊!什么神逻辑。”

  “你看,这个孩子好乖巧。”卓然将孩子抱到我眼前。

  他手中的孩子小小的,小眼睛,小嘴巴,小鼻子,两只小耳朵。确实很可爱,但是……

  “这孩子来历不明,你要带着他上京吗?”我说。

  卓然看着我,道:“我也不知道,但总不能就丢在这里啊!”

  “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是有人故意丢下的还是怎么的。”我嘀咕。

  “现在怎么办?”

  卓然问我,我问谁啊?

  身后有脚步声,车夫的声音传了过来:“怎么回事。”

  我和卓然同时转身,车夫咦了一声,惊讶道:“谁家的孩子?”

  “就在这捡的。”我指指身后。

  “哇……”突然,孩子又哭了起来。

  “怎么办,他怎么又哭了。怎么这么臭啊?”卓然道。

  他这一说,我也闻到了一丝异味。车夫道:“是不是拉了。”

  “你看看。”我说卓然。

  卓然又将孩子放回干草垛上,将襁褓打开,为防冻着孩子,我不动声色的将周围的温度变高了。

  “真的拉了,怎么办?”卓然看后说道。

  “大哥,麻烦你帮我把车上的包袱拿来一下,谢谢!”我对车夫说。

  “是男孩还是女孩?”我问卓然。

  “是个女孩。”卓然说完又道:“要不你来吧,这种事你比较细致。”

  “公子,拿来了。”车夫进来将包袱递给我。

  打开包袱,找了件干净衣服出来,我说道:“你先把她弄干净,再用这件衣服包起来。”

  “我拿什么擦?”卓然茫然。

  我又翻出一件衣服递给卓然:“用这个。”

  “你不要换穿吗?”卓然没接。

  “到时再买就是了,快点吧,你不睡了,明天还要赶路呢!”

  卓然接过,然后笨手笨脚的帮孩子清理好,两人合力把孩子包裹好。

  将庙里一些废木材捡到一堆生了堆火,我用一根比较干净的木条将车夫给的馒头串起来放在火上烤。

  孩子还在哭,估计是饿了。既然遇上了,总不能放任不管。

  一会后,馒头烤好了,再次借用了车夫带的水,将一片从外面摘来的宽大树叶洗净,把馒头外面一层烧焦的去掉,捏出里面的放树叶上,再用水将其软化,然后才喂给孩子吃。

  或许真是饿了,孩子看起来不大,却吃得很好。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