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175章 众仙之阁

一秒记住【新吾小说网 www.sbxq.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荒山、破庙,来历不明的婴儿,且此刻,那孩子就在我身边熟睡。【文学楼】

  我睡不着,在火堆边的干草垛上坐着,偶尔添一两根木材到火上,以免睡觉的人着凉。

  几声“伊伊呜呜”后,那孩子又小声的哭了起来,都几次是这样了。我烦不胜烦,又无奈的将孩子抱起。

  不知道为什么,这孩子只要抱起来就不会哭了。身前的火印得她脸蛋一片红润,只见其小嘴动了动,就直往我怀里钻,不明白是要干什么。

  突然,我腿上一热,顿时有种不好的感觉,下意识一摸,果然一片湿了。

  “这孩子怎么这样,要尿也不先通知一声啊!”

  我受不了的大喊起来,瞬间将卓然吵醒了来。

  “怎么了?”卓然揉揉眼问我。

  “她尿我身上了……”

  我将孩子放下,瞬间,她又哭了。

  卓然将孩子抱起道:“你去换衣服吧,顺便拿件干净的给她换一下。”

  经过一夜的折腾,总算是天亮了,我一夜未眠,只在天亮时分趁着小孩不吵时打了会坐。半夜里,卓然要求他来守夜,我不放心,结果后半夜里他陪着我一直到天亮。

  “谁选的这条路线啊,没饭馆吃饭,没客栈歇脚也就算了,还捡到这么个小娃。”坐在马车里,怀里抱着那个捡来的小孩,我不禁大发牢骚。

  “我哪知道会这样,再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就当做善事好了。”卓然语气柔和的说道。

  “问题是,这么小的孩子,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照顾。”

  “要不,等到了城中,我们把她交给官府好了。”

  “只能这样了。”

  我们没有到达哪个城中,倒是在下午时间到了一个村落。考虑到孩子从捡到到现在只吃了些馒头屑,我们在村口停了下来。

  卓然敲开一户人家,开门的是一个年纪看起来跟徐氏相仿的老大娘。

  “你们有什么事吗?”老大娘用她那混沌的双眼扫了我们三一眼。

  卓然抱拳一辑:“老人家,打搅了。我们路过此地,还带了个孩子,想麻烦您给我们弄些吃的。”说着指了指我手上的孩子又道:“您放心,我们会给钱的。”

  老大娘往里面让了让,道:“进来吧。”

  我和卓然抱着孩子,还有车夫走进了院门。院子一堵墙下,三个不到十岁的女孩子正在那里玩着什么游戏。

  “桂花,快做些吃的招待客人。”老大娘朝一侧一间低矮茅屋喊了声。

  “进来坐吧。”

  老大娘将我们领进正屋。

  “怎么你们三个大男人带着一个这么小的孩子啊?”老大娘奇道。

  “不瞒大娘说,这孩子是我等半道上捡的。【文学楼】”卓然道。

  “什么,我看看?”老大娘突然神色一变,走过来看着我手中的孩子,道:“这孩子你们哪捡的?”

  她的声音有些颤音,我心生疑惑,皱眉道:“大娘认识这孩子吗?”

  老大娘退后了几步,强笑着直摇头道:“不认识,不认识!”

  “哇……”这时孩子又哭起来了,我抱着她轻轻晃了起来,也就没心思再管其他了,只想等到了大城中把她送官府去。

  哄了一会后,还是没效果,这时老大娘端来了一碗米粥,不知她什么时候出去拿的。

  我用勺子将米粥舀起送到小孩嘴边,这次,孩子竟然没有吃,而是继续在哭。

  之前她吃馒头屑都吃的好好的啊,怎么现在不吃东西了。

  当我怀疑是不是她又尿时,一个年轻少妇进屋来了。

  她手里用一个托盘端着几个碗,放下后,她走到我面前,道:“我抱抱她吧!”

  “好!”我正被闹得不知如何是好,有人帮忙自然赶快将这块烫手山芋丢了出去。

  少妇从我手中小心的接过小孩,那孩子居然一下子停下了啼哭。

  “幺儿不哭,来,我们吃米粥。”少妇坐下,从我手中接过勺子,舀起米粥喂到孩子嘴里。

  孩子张嘴接过,在这一瞬间,似乎还看到孩子露出了一丝微笑。

  我摇摇头,这孩子太古怪了。

  有人帮忙照看孩子,我和卓然总算吃了个轻松饭。

  饭后,卓然拿了几锭散银给老大娘,她却怎么也不肯收,还说什么相逢就是缘,你们不必这么客气。

  卓然坚持要给,最后她还是收下了。然而,当我们告辞要走时,那少妇却说:“再过一会天就该黑了,几位不妨今晚在这住一宿吧”

  她手中还抱着那个孩子,说话时,眼神闪烁不定。

  话说这少妇长得还是挺好看的,但是她给人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好像心里藏着什么。

  “多谢您的好意,我们要去的是京城,路还远着呢,还是先告辞吧。”我说。

  “桂花,往京城的方向不远就有一家客店,还是让他们走吧!”这时老大娘说话了。

  “是,娘。”

  原来这个少妇就是我们进门时,老大娘喊的桂花。

  “谢谢你的帮忙,这孩子不知怎么回事,倒是跟你很投缘。”我边说着客套话,从她手中接过已经睡着的孩子。

  “不知两位公子如何称呼,家住何处?”桂花说道。

  心下奇怪她为什么问这个,但还是回答了她:“我叫白黎,这位是我家少爷,叫卓然,是今科杭州城乡试的头名解元。家就住杭州城内。”

  “谢谢!”桂花脱口说道。

  “为什么?”我大为不解。

  “对不起,小女子失态了。”桂花道。

  “那就先告辞了,感谢你的招待。”我也不想深究桂花那些话,说完就同卓然上了一边的马车。

  车夫打着马,我们再次上路了,还没走几步,明明睡得很好的小孩又哭了起来。

  “怎么办啊?她怎么又哭。”估计我的整张脸都皱成苦瓜了吧。

  “我来抱。”卓然从我怀里接过小孩。

  “小孩太麻烦了!”我感叹着。

  “以后你总得生,现在就当练练手也好啊!”

  卓然突然冒出的话,都让我有些怀疑眼前这人是卓然吗?

  “跟你生啊!”我呛道。

  卓然突然咳嗽了起来,似乎真被呛到,咳了好一会才停下来,道:“抱歉,我失言了。”

  “真是!”

  说完我扭过头看向最里面,后面的帘子被风掀了起来,不远处,我好像看见一个人跟在后面跑着。

  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干脆把后面的帘子拨开去看。结果后面还真跟了个人,那个人小跑着,却距离我们的马车越来越远,人的两条腿怎么跑得过马呢!

  “师傅,你停下车。”

  我让车夫将马车停下来,卓然问怎么了。我告诉他后面有人跟着,然后下了车,却迟迟不见后面的人追上来。

  【文学楼】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