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175章 众仙之阁

一秒记住【新吾小说网 www.sbxq.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马车渐渐靠近那个素衣女子,我叫车夫停了车,卓然第一个下去,顺带掺了我一把。

  “求求你们,能不能先葬了我爹,只要我爹安葬好了,小女子愿终生伺候几位爷。”女子哀声求着拉扯她的汉子。

  “没事,你爹先放这里,等会我们再来。”一个男的说道。

  “这简直是强抢民女嘛。”

  推开人群,还未走进去,那几个男的刚好迎面拉着那女子走出来。

  “干什么。”我将他们拦住。

  “这小子哪来的,是想英雄救美吗?哈哈……”走在最前面的大笑了起来。

  “公子,救我……”素衣女子向我求救。

  “小黎,你要小心点。”身后,卓然关切道。

  “你们是把她放了,还是让我打你们一顿再放。”我说。

  “哈哈……你们看这小子,细皮嫩肉的像个娘们,还说要打我们。”说话的还是站最前面的那个。

  我毫不犹豫的一个拳头打在他脸上,道:“痛吗?”

  能不痛吗,人都往后仰倒了,还好他身后的人将他接住,才没落地。

  “这小子好大的力气。”被打的那人站稳后,捂着流血的鼻子说道。

  “我试试!”另一个上前就是一拳挥向我。

  赶忙使用法术将自己的拳头变得硬如铁,同样的一拳与他来了个实打实的接触。

  一声轻微的骨头折裂声响后,被我对了一拳的家伙抱着自己的拳头咧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咧嘴摇摇头,虽然自己的拳头没半分感觉,看到他那个样子也觉得疼。

  “你们太没用了,看我的。”

  这次上来的似乎还不错,至少用了几个招式动作。旁边围观的人群纷纷走开老远继续观看,还时不时的喝声彩。

  不用法术,简单的武术招式我还是会的,更何况对手只是个凡人。

  几个自我感觉很酷的招式使出后,结果另我自己很满意,对手已被彻底掀倒。

  “我们还是走吧。”

  没人再上前了,纷纷后退,转眼全跑了,那素衣女子也不要了。

  “谢谢公子,谢谢公子。”

  素衣女子扑地一下跪在地上,我忙将她扶起,怎么他们就这么喜欢下跪呢!

  “公子救命之恩,小女子永生不忘,不知公子姓甚名谁?小女子无以为报,回去后,定为公子立长生牌。”素衣女子道。

  “小事一桩,不足挂齿。”我摇摇手。

  “公子要是不方便相告,小女子也不好再过问。今天真是谢谢公子了。”素衣女子说完又福了一福身。

  看着她的装束,突然想起点什么来,于是问道:“刚才我听你喊什么先葬了你爹,你……”

  “我们是出门走亲戚的,结果我爹在半路上病故了。钱财也被人抢走了,爹爹到现在还没埋葬……”素衣女子说着落下泪来,神情悲戚。

  “对不起啊,你节哀顺变。”说着,我在袖袋里掏了掏,发现已经没银票和银子了,都给那户陈姓人家了。

  暗地里捏了个指决,原本还在杭州“味儿香”的银两一下子出现在了手里。也管不了胡水平发现银两丢失后会怎样。

  手从袖子里伸出时,手中已扣着一把银子,少说也有四个。

  “这些银子你拿着,先让你爹入土为安吧。”我说。

  素衣女子接过银子,再次跪了下去:“小女子柳飘飘以后就是公子的人了,愿终生服侍公子左右。”

  我扶起她,奇道:“怎么成我的人了?”

  “飘飘没钱置办家父后事,只好卖身葬父。如今公子不但帮飘飘打跑了坏人,还出钱帮飘飘办家父的后事,以后,飘飘自然是公子的人。”自称柳飘飘的素衣女子颔首说道。

  我汗了一下,道:“不必,等你葬了你爹,就回家去吧。”

  “这可不行,岂能说话不作数。再说,我家就我一个人了,还请公子收留。”柳飘飘急道。

  我转头看向卓然,想征询下他的意见,毕竟这一路他才是主角。

  “怎么了?”卓然不解道。

  “问你啊,她说要跟我们走。”我说。

  “你说了算。”卓然说。

  “公子,您就收下飘飘吧,飘飘虽出生贫贱,做饭、洗衣服什么都会做的,只求公子到时能赏口饭吃。”柳飘飘道。

  我看着她,还在犹豫。卓然却说话了,“既然是这样,不如就一起走吧。”

  我愕然,不禁有些怀疑,怎么答应得这么爽快?再看柳飘飘,是啦,这女子长得还是很好看的,就是身上的素服有些拉低颜值,要是换身着装,一定更好看的。

  难道……卓然看上她了?

  我以询问的眼神对上卓然,也不知道他明白了我什么意思没,倒听他说道:“她今天跟定你了,刚好她也可以照顾你。”

  “我不需要人照顾。”我说。

  “谢谢公子的收留。”一边的柳飘飘说得有些激动。

  我又回过头去看她,一个点子在心里生成,我决定带着这个柳飘飘了,如果到时候她的品性什么的不错的话,我就把她和卓然撮合成一对。

  这姑娘亲人都没有了,还替卓然减少了不少负担,何乐而不为呢!

  “你拍手做什么?”

  卓然的说话声将臆想中的我拉了回来,刚才似乎真是高兴到拍了下手。

  “这位是我家公子,我是他的书童兼保镖。我家公子姓卓名然字子也。”我指着卓然说道。

  “见过卓公子。”柳飘飘向卓然一福身。

  卓然点头以示回礼。

  “你去处理你爹的后事吧……我们……”在周围看了一圈,发现前面右手边刚好有个祁家酒楼。“我们就在那里等你。”我指着那边说道。

  “是,公子,不知该怎么称呼公子?”柳飘飘低眉顺目的说道。

  看着就好有规矩,比那个有钱的一枝花好多了。我自报了姓名,然后和卓然还有车夫往酒楼去了。

  这是家不是很豪华的酒楼,甚至连吃的菜都做得不怎么样。前者我不介意,后者就不能忍了。

  “不吃了。”每个菜尝遍后,我直接将筷子一扔。

  “这么多菜不吃完岂不浪费。”卓然指着桌上的六个盘子道。

  “浪费就浪费,难吃死了。”我不快道,赶了差不多两天的路,好不容易找到个酒楼,菜却这么差。

  “你呀!以后看你还点这么多。”卓然无奈的摇头,继续夹菜吃饭。

  “欸,酒保,酒保,你这拿的不是酒,是醋啊!”旁边桌上的车夫大喊了起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