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175章 众仙之阁

一秒记住【新吾小说网 www.sbxq.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一惊,差点露陷暴露身份,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于是赶紧说道:“是你说梦话时说出来的。”

  “有吗”卓然眼中透着怀疑。

  “有啊,就在你前些日子昏迷不醒的时候。”撒着谎,我眼睛都没眨一下。

  “我昏迷的时候的确梦到过秀秀,她跟我说了好多话。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那不是个梦,而是秀秀她真的回来过。”卓然说着说着,表情激动了起来。

  那可是我拼了命为你争取来的机会。我在心里说。

  “你说,一个人怎么就那么多的牵挂呢?”卓然说。

  “一个人没点牵挂,那也未免太孤独了。欸,我说你,既然还念着你母亲,以后就该好好读书,等有朝一日考取状元封个丞相什么的。”我说。

  “本朝没有丞相。”卓然反驳我说。

  “没有丞相那有什么?”我一愣,一时没反应过来,其实到现在为止我还不知道这是哪个朝代,或许根本就是个架空历史。

  “太祖在世时废丞相改设三司,所以现在朝中没有丞相一职了。”

  “废丞相,设三司”我陷入了沉思,这是哪个皇帝啊?在这待了五百多年,前世课堂上学的东西快忘光了。【文学楼】

  “我先去把这个交给娘。”卓然说着抬步要出门。

  “哎,等等,现在是哪一年啊?”我连忙喊住他,问了个正常人根本不会问的问题。

  “啊?”果然他很是吃了一惊,但还是回答我说:“现在不是永乐十九年吗,你不知道”

  我打了个哈哈:“我当然知道,我是想看看你之前生病时有没有烧坏脑子。”

  永乐哪个皇帝的年号啊?于是不由得再次开口假装问他道:“那我再问你,现在是哪个皇帝当政。”

  卓然皱了皱眉头,像是看白痴一样的看着我说:“当然是永乐帝啊!”

  “这我知道,我问的是当今皇帝的名字。”我说。

  “直呼当今圣上名讳是会掉脑袋的。”

  “没关系,这又没外人。”我说。

  卓然犹豫了下才说道:“朱棣。”

  “明成祖朱棣”这个我倒记得,原来现在是明朝。

  “什么明成祖?我们大明的开国皇帝庙号太祖,成祖是谁”这下轮到卓然听不明白了。

  “哦,我乱说的,你快去跟你母亲交差吧。”

  卓然没再追问下去,拿着白丝帕去交差了。

  原来我现在是在五百多年前的大明朝啊,那等我再活个五百多年是不是就回到二十一世纪了?

  我的计策总算是把徐氏那关给蒙混过去了,现在她别提有多高兴,特别是中午的那顿饭,炖了好大一锅红枣花生桂圆莲子汤,大部分舀给我喝了,直撑的我到现在还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卓然摇头晃脑地拿着书念着,听得我头昏脑胀,浑浑然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醒来时天已经黑了,屋里已经挑起了灯。心里有些惆怅,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你醒了,起来吃晚饭吧!”耳边传来卓然的声音,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到床边的。

  我看着他,那惆怅感更强了。

  “我怎么睡了这么久。”我说,起身去穿鞋。

  卓然没说什么,等我穿好了鞋,两人就同往膳厅去了。

  徐氏看到我们进来,连忙盛好了饭招呼我们坐下。

  “小黎啊,今天累到你了吧,来,好好补补。娘烧的红烧肉可好吃了。”饭桌上,徐氏将一块红烧肉夹进我的碗里。

  我脸一热,我今天胡闹了一上午,睡了一下午,累从何来?

  “谢谢娘,您也吃。”我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到徐氏碗中。

  徐氏的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嘴里直喊着:“好、好!”

  她是真的很开心,却看得我满心的愧疚。卓家本来就穷,平常很少买肉吃,而今天为了我,又是红烧肉又是红枣花生桂圆莲子汤,而我却不是真的在做她儿媳妇。

  想着,我连碗里的肉都不忍心去吃了,于是夹起放到卓然的碗里:“马上就要科举考试了,你要多吃点才有力气多读点书。”

  “这……”卓然面对我的举动有些不知所措,脸也有些微红。

  “你这孩子,碗里不是还有吗?”徐氏笑着又夹了块放到我碗里。

  “谢谢娘!”这顿饭我吃得不知是什么滋味,饭后我抢着把碗洗了,算是弥补些亏欠吧。

  “卓然,我总觉得有些对不住你母亲。”房间里,我对正在挑灯夜读的卓然说道。

  “这事不怪你,错在我。不该人活着,却像是死了似的,害得娘为我担心,还把你牵扯进来。”卓然从书堆里抬起头来说道。

  “你用不着自责,把我当自己人就好了,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还有,以后你要是有看中的姑娘就说一声,我会成全你们的。”我笑说道。

  “我的心早已跟着秀秀去了,怕是这辈子都不会再对其她女人动心了吧。”卓然幽幽地说。

  “你可千万别啊!那我岂不是要跟你待一辈子。我跟你说,缘分这东西很难说的,到时由不得你。”

  “缘分这东西确实很难说。说句实话,我怎么好像在哪见过你……可是又想不起在哪见过”

  “可能在哪见过吧,这世界很大,其实也很小,一切都是缘分。”我说,原来他虽已轮回,却还是有点感觉的,也难怪我每次遇见他,都会感到熟悉。

  “是啊!”卓然说完,从新将头埋进书堆,继续读了起来:“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颜渊曰:‘请问其目。’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这后几句简直是在说我两啊!”我叹道。

  “这……我会注意的!”卓然道。

  “哈哈……”我忍不住笑了,还当真了,那你也得有这个本事!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