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175章 众仙之阁

一秒记住【新吾小说网 www.sbxq.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回到家,卓然刚拜祭完了他爹的牌位,门外一连片的锣响由远而近,三匹马直奔家门口而来。

  我探头一看,是三个衙差。那三个人下了马,把马随手丢到一旁任它们啃着屋旁的野草。

  “快请卓解元出来,恭喜高中了!”三名衙差边向屋内走来边拱手呼喊着。

  卓然忙正了正衣冠,将三人迎进屋内看了坐。

  徐氏端了些茶水过来。

  “没想卓解元家竟是如此的清贫。”一名衙差打量了一眼屋内的陈设说道。

  “让差爷见笑了。”徐氏说着手中拿着些银两呈向三名衙差:“差爷们辛苦,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还望笑纳。”

  三名衙差打着哈哈毫不客气的接过放入怀中。

  “老夫人客气了。这是巡抚大人发的邀请函,请卓解元于明日参加本府举办的鹿鸣宴。”一名衙差从怀中取出一封邀请函,起身呈到卓然面前。

  卓然起身接过。

  “那我等就不多打扰了,告辞!”三名衙差再次向卓然拱了拱手便离开了。

  目送衙差离去,徐氏走到供桌前对着丈夫的灵位说道:“老爷,看到了吧,然儿多有出息……”

  “恭喜你啊!”晚上,我向卓然道了声贺。

  卓然在看书,听到我说话,便放下书,说道:“谢谢你!白姑娘,这也多亏了你,又不是你的开导,我卓然哪有今天,娘又怎会如此开心!”

  “可以不加‘姑娘’两字吗?”我说,从认识到现在,他都叫的是白姑娘,而现在除非他娘在场,那他都不会叫我的,都是有话直说。

  “那我该怎么称呼?”卓然问。

  “叫……”以我的名字,只能是小黎称起来较顺口,但是……有一点我一直不太想承认,那就是卓然的声音,撇开说话的语气外,他和千繁的声音还是有些像的。

  “那我就像娘那样,称呼你小黎,行吗?”卓然说。

  “要不你另外给我取个称呼吧!”我说。

  “这可不行,我既非你父母,亦非你屋里长辈,怎么能给你起名呢!”卓然说。

  想想也是,取名算是种严谨的事:“算了,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卓然说:“那以后就称你小黎吧。”说完捧起书继续看。

  我突然想起个事,便问卓然道:“为什么你考中了,却看起来并不高兴呢?”

  卓然叹了口气:“如今我虽高中解元,却也无法再去改变什么。要是我早三年前就去考就好了,那样不就多了一个争取秀秀的机会了。”

  原来是这样,也是,有些事不是想不去在乎就能不在乎的。

  “对了,什么叫‘鹿鸣宴’?”

  卓然收拾起感伤,想了下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说,其实也就是个庆贺宴。”

  “那能不能带上我。“我突发奇想。

  “这个恐怕不行。”卓然回答。

  闻言,我眼珠一转,你不带,我也可以进去。

  好奇之心人皆有之嘛!第二天一大早,卓然出门后,我向徐氏撒了个谎,然后就尾随出门了。

  宴会设在一个很气派的院里头,我也不清楚是什么地方,只是隐了身跟在卓然身边。在门口,卓然将手中的邀请函递到门卫手中。

  门卫翻开邀请函,待看清来人姓名后,打着哈哈说了声:“原来是卓解元到了,里面请!”说完他朝大门内吆喝了一声:“卓解元到。”

  没一会就有几名身着官服,头戴乌沙的官员前来迎接,我叹了声:面子真大啊!

  “卓解元来啦。”领头的官员笑道。

  “卓子也见过几位大人。”卓然抱拳躬身行了一礼。

  “哈哈……”为首的官员昂头豪爽的大笑了声后说道:“卓解元不必多礼,人也快到齐了,也该开席了,卓解元不如与我等同桌共饮?”

  “学生不敢!”卓然再行一礼。

  “有什么敢不敢的,卓解元乃我们杭州府不可多得的人才,以汝的文采,今科的状元人选非汝莫属啊!到时还望卓兄弟多多提携才是。”

  “大人抬举子也了。”卓然谦道。

  听着他们文绉绉的对话,我真的是无语到了极点,也不知道有几分真心在里面。但是我刚才听到那个官员说什么杭州府,难道这里是杭州?对了,之前好像也听谁提过。等有时间,我一定要到那里走走。

  卓然跟着那些官员落了座,酒菜早已备好了,但是所有人坐定后都没有急着吃。

  看着一桌又一桌丰盛的菜式,也顾不得去看在场的都有些什么人了,只觉得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天知道我有多久没吃过这么丰盛的食物了。想想真不应该跟过来,还是走吧,自己去酒楼大吃一顿去。

  主意打定,我轻轻跃起向门外飘去。身后传来了乐曲声,一个声音朗诵道:“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

  在一处没人的角落,我解除了隐身术,大摇大摆地走进一家名曰“万福酒楼”的酒楼。

  “姑娘几位,打尖还是住店?”一肩搭毛巾的酒楼小二屁颠屁颠地走到我身边哈着腰问道。

  我在心里分析了下“打尖”的意思后问他道:“你们这有包厢吗?”

  “有、有,请跟小的来。”

  小二把我带到二楼的包箱里。

  “姑娘吃点什么?”小二帮我倒了杯茶。

  “你们这都有些什么好吃的?”我问他。

  “本店最拿手的菜式有‘龙井虾仁’、‘西湖醋鱼’、‘叫花童子鸡’、‘斩鱼圆’、‘东坡肉’……”

  “可以了。”我抬手打断小二继续报下去,道:“来个‘西湖醋鱼’,嗯……‘龙井虾仁’,有素的吗?”荤素搭配才好吃。

  “有,‘糟烩鞭笋’如何?”

  “就这个吧。”虽然不解这道菜的菜名何意,不过“笋”字还是听明白了。

  “那您先喝茶,小的这就去准备。”小二哈着腰就带上包箱的门离开了。

  喝了口茶舒展了一下四肢,在卓然家大多数吃的是那些没什么油水的饭菜,我都觉得自己的皮肤都有点干巴巴的了。只是身上没钱,到时只能不厚道一把了。

  不一会,就有小二将饭菜全都上齐了来。就在他出去后,我听到一个很粗很难听的声音说道:“刚才进来不久那位姑娘在哪,可是就她一人?”

  “你们要做什么?”小二的声音传来。

  “老实点给我说,否则后果你知道。”另一个声音威胁道。

  之后就听到有脚步声朝我所在的方向靠近,估计是那小二受不住威胁指给了他们。听脚步声还不止两个人。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