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175章 众仙之阁

一秒记住【新吾小说网 www.sbxq.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孩子……小黎,你别介意啊,他是喝醉了说胡话。”徐氏连忙向我解释。

  “没关系的。”我露出一个微笑,以安她的心。

  “小黎,你真是个好媳妇,娘没看错人。”徐氏说。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要是哪天她知道了我们并没有真正在一起,结果会是怎样?

  “我们把他扶回房间吧。”我对徐氏说。

  我同徐氏各掺起卓然一只胳膊将他扶了起来,或许是姿势不太舒服,卓然动了动,整个身子就倚在了我身上。我顿时就感觉到了压力,踉跄了一下,心里说道:不会喝你喝什么酒!

  费了好大的力气,终于把卓然搁在了床上,我出了一身的汗。

  卓然这一觉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一大早吃完早饭,徐氏就趁着我收拾碗筷之际将卓然叫到了她的房里。

  我想起了昨天回后,徐氏的神情,一定跟这事有关。于是放下手中的活,悄悄溜到了徐氏的房门口。

  房门是关着的,从里面传出卓然的说话声:“娘,这事我不答应。我已经娶了小黎为妻,怎能再娶别的女子!”

  嗯,这是要闹那样?这时又听徐氏压低了声音说道:“怎么不能娶,你看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就是你爹当年也有着好几房妾。再说,对方可是杨布政使的远房表亲,也是我们杭州城数一数二的大富之家。先不论他名下的产业,就是住房都有七、八处。媒婆说了,只要你娶了易家的千金,易老爷就将其中一处的房屋作为嫁妆送给我们。”

  “娘,这不行的。”卓然说,语气中带着无奈。

  “唉……”徐氏叹了口气道:“儿啊,自从你爹过世后,娘省吃俭用的贡你吃穿,上书院念书。好不容易你中了个解元,家里的钱也没多少了。你明年还得进京赶考,这一路上的费用也需不少啊!”

  屋里头沉寂了下来,难道是卓然妥协了?我凑到门板缝里去看屋里的情况,却见卓然突然跪在了徐氏面前。

  “你这是做什么?娘又没怪罪于你。”徐氏看着跪在眼前的卓然道。

  卓然开口道:“娘,孩儿不孝,这么多年来让娘受苦了。其实孩儿可以不做大官,就像当年的爹,做点生意也是可以养家糊口的。”

  话音才落,“啪”地一声脆响,换来的是母亲的一记耳光。

  打完,徐氏呆立当场,盯着自己打了儿子一耳光的那只手。我看到那只手明显的在颤抖,不知道是因为太生气,还是心疼儿子的挨打……

  卓然不说话,又是一阵沉默后,徐氏眼中闪着泪花,弯腰掺起卓然:“然儿,不是娘逼着你一定要去做什么,你忘了我们卓家是怎么败落的,你爹又是怎么死的了?”

  “孩儿没敢忘!”卓然幽幽的说道。由于他背对着门,我看不到他什么表情。

  徐氏抹了把泪,吸了吸鼻子:“商人再怎么富有,还是斗不过官的。娘不想你步你爹的后尘。”卓然没有说话,徐氏又说道:“娶亲的事你跟小黎说一声吧,我想她是个通情达理的好媳妇,应该不会有意见的。”

  我顿时唏嘘不已,“三妻四妾”,还好我跟卓然没有真感情,真要是爱上一个古人,以后有的是勾心斗角,你死我活的日子。

  正想着,忽然瞧见卓然往门口走来,我急忙使出瞬间移动的法术回到了膳厅,挥手间将所有未收拾好的碗筷变干净归入了厨房的碗柜中,然后回房间。

  推开房门,我看到卓然坐在床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怎么了?”我进屋,反手将门关好。

  “昨日里有媒婆前来替杭州城里的易员外家说媒,而娘答应了下来。可是,我根本不想,该如何是好?”卓然问我。

  “收了呗,这么好的一盘菜不收可惜了。”我说,原来昨天看到的那花枝招展的老女人是媒婆啊!

  “那如果真是盘菜,收了倒没什么,可惜她不是。”卓然说。

  “反正你迟早得娶媳妇,而人家有钱有势,你以后也就可以少奋斗二十年了。”

  “你怎的跟我娘一个样。我是因为没钱害死了秀秀,可现在我就算有再多的钱也没法让秀秀活过来啊!”卓然将头撇向一边,不再理我。

  “何郁秀因为嫁的不是你,怕辜负你而选择自杀。你母亲呢,她的一生全倾在了你身上,累死累活都是为了你明天能过得更好,难道你母亲对你的付出还抵不过何郁秀对你的痴情?你就不该为你母亲好好过下去?你是个男人,你有家人、朋友,为什么你只想到自己的遭遇,而不顾身边人的感受。你这样不负责任的活着,对你母亲而言,跟死了又有何异?”很难想象我竟说了这么长一串话。

  “我……”卓然的眼神再次转回到我身上,只说了一个字就再没下文,就那样定定的看着我。

  我躲开他的视线,不明白为什么他带着同样一双眼睛转了三世,为什么跟千繁的眼睛又那么像。

  “我别无选择了吗?”卓然说。

  “其实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嘛。要不你先见见那易家的小姐,再做决定?”我说。

  卓然脱了鞋,躺上床拉过被子盖在身上。

  “你不看书了。”我有些好奇的问了句,因为平日里,他都看书看到很晚的。

  “不看了。”卓然回道。

  “那就早点睡吧。”我说,突又想起一件事:“你爹怎么死的?”

  卓然转过头看我,眼里有一丝惊诧:“你怎么问这个?”

  “突然想起来的,就问了。”我还不会傻到说我偷听到了他娘两的谈话。

  “我爹是被人陷害,在狱中病逝的。”卓然说,语气淡然。

  我吃了一惊,也明白了刚才徐氏对卓然说的那些话。想到他在没有父亲的陪伴下,独自长大,心里对他多了一份同情。

  在椅子上坐了好久,估计卓然可能都已经睡着了,这才起身走到床边。脱鞋后,我爬上床,抬腿打算从睡在外头的卓然身上跨过去。然而,当我的一条腿刚跨过去,卓然突然就睁开了眼。“你做什么?”卓然一脸惊恐地道。

  “啊?”我看了看自己,又看看他,顿时一脸的尴尬。

  由于这床幔支的不是很高,我是曲着膝,弯着腰骑跨在他身上的。

  “我这不是想爬到里面去睡吗!你不是睡着了吗?”我解释着,将跨过去的腿收了回来,不想一脚踩空,顿时重心不稳往后栽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