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175章 众仙之阁

一秒记住【新吾小说网 www.sbxq.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go-->

  “女侠饶命!”独眼龙和大胡子当场跪在了地上。

  “我们再也不敢了。”另两个相继跪了下去。

  我拍拍手,道:“算了,我也不为难你们了。只有一个要求。”

  四人眼睛顿时一亮。

  “我要你们留下来,保护店里的安全。”

  “啊~能换个要求吗?”四人几乎是异口同声。

  “可以啊,一人让我打一下。”我说。

  “那我们还是留下来吧!”几个人想到没想的答应了。

  “行,以后你们可得全听我的,工钱我会付你们的。不过要是有什么差池,后果你们先脑补下。”我说。

  “老板,什么叫‘脑补’啊?”胡水平问我。

  “就是想象一下。”我回道。

  收拾了四个不怀好意的家伙,给他们立了规矩,将店里的事情交给胡水平后,我在城里的街道上转了一会后回卓家了。

  看到我回来,徐氏又是倒茶,又是问累不累的……还真别扭啊。

  卓然依旧在房里看书。

  “你不闷啊!”我说他。

  “你回来了。”卓然抬头看我。

  “回来了。”

  “然儿,易小姐来了。”门外,徐氏唤道。

  “又来找你约会了。”我说。

  卓然皱了皱眉,往外去了。我跟了出去。

  “卓哥哥!”

  我打了个哆嗦。

  “易小姐有礼了。”卓然打了声招呼。

  “卓哥哥,我发现了一家暖暖锅店,据说里面的暖锅味道既特别,又好吃。”易芝花一把挽住卓然。

  听她说的,估计是我的店了,这时卓然转头看了我一眼,他肯定也想到了。

  “卓哥哥,我们现在就去吧!”易芝花说。

  “易小姐,小生看还是不必了,小姐自己去吧。”卓然不动声色的将手抽离了出来。

  “不行,我要你陪我一起去。”易芝花说完,不再给卓然拒绝的空间了,拖着他就走。

  以卓然的性子,自然是不好给人难堪,最后他回头看了我一眼。而易芝花,同样回头以挑衅的眼神看了我一眼。

  徐氏站在边上什么也没说,以前易芝花来,她都很热情的,不知道她现在是在想什么。

  “娘,我去店里看看。”我对她说道。

  “去吧!”徐氏回道。

  走出门,刚好看到卓然和易芝花上了一辆马车。难怪没看到她的丫鬟,原来在马车上等着。

  跟在马车后面,靠两条腿自然是追不上他们的。等到他们前面走远,后面也没人,我施了个法,直接到了店里特地腾出来的一间办公室里。

  这间办公室介于天井边的厨房和前面正屋之间,也就是天井旁的一个屋子。

  走出办公室,不大的天井中央全是幻术变出来的花花草草,倒是挺好看,也有香味。

  走到摆满桌椅的大堂,此时离中午还有一段时间,店里还是有几个客人。

  “东家,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胡水平远远的问。

  看着他一脸的惊讶,我笑笑,故作惊讶道:“我还以为你看到我进来呢!”

  胡水平摸摸头,也笑道:“或许刚才记账去了,没注意!”

  易芝花和卓然还没到,我坐在柜台里等着他们。

  “东家交友可真广阔啊,胡某佩服!”一旁的胡水平说道。

  “怎么说?”我不解他何意。

  “杭州城的文武解元可都是您的朋友啊!”胡水平说。

  “啊?”我不就认识卓然一个乡试解元吗?

  “那个常公子更厉害,不但夺了本城武试第一,文试听说也是排名第三呢!”胡水平兴高采烈的说着,好像说的是自己。

  我也是吃惊不小,常彦潇确实不像一般人,没想到还是个文武双全的少年郎。认识他以来,也从没听他提过,这就是传说中的深藏不露吗?

  “你不是说自己不是本地人吗?”我说。

  “不怕东家笑话,我来这几个月的时间了。”胡水平说道。

  “好吧!”

  时间一点点逼近午时,卓然和易芝花终于到了。

  “二位要吃点什么?”有伙计迎上去问。

  “三儿,给他们挑间最好的箱房。”我从柜台后走出来,对接待他们的伙计说道。

  “你怎么也来了,还比我们先到。”易芝花白了我一眼。

  “是你们太慢了。”

  “想吃点什么,今天我做东。”我说。

  “本小姐有钱,谁要你请。”易芝花傲慢道。

  “好吧!请吧!”

  易芝花拉着卓然就跟在伙计后面往楼上去了。但不到三分钟,她和卓然又下来了。

  还没等我开口,她走到我前面道:“这店你开的。”

  “对啊!”我点头,估计是卓然跟她说的。

  “我才不要在这里吃,卓哥哥我们走。”

  说完,易芝花拉着卓然就往门外去了。卓然又看了我一眼,一脸的无奈。

  “怎么,东家跟这位小姐有仇,听说,卓解元要娶她?不会,东家也喜欢这位卓公子吧?”胡水平不知什么时候到了我身边。

  “别人的家务事,你少管。”我没好气道。

  胡水平碰了壁,识趣的走开。

  “不吃就不吃。”我对着门口说了句。

  当天晚上,卓然终于受不了行动了,他对母亲说道:“娘,今后易家小姐再来,您就说我不在家。明年春就要进京了,我得静下心好好准备啊!”

  这次徐氏倒很爽快的答应了,她也不是傻子,易员外打的什么算盘她也不是没看穿,再加上我经营的店,她估计也不想再去巴结他人了。

  第二天,早起后,想起昨日常彦潇约去凤凰山,他好像没说在哪会头啊,总不能我去找他或是在钱庄门口等他吧!

  最后我打算直接去店里。有了点小钱,到大路上后,直接就雇车奔店里了。

  才下马车,看到常彦潇站在店门口,此刻正微笑着走了过来。

  “早!”我同他打了个招呼。

  “不用下来了,我跟你的掌柜说好了,拜托他帮忙看好店。”常彦潇道。

  “啊~其实,你不用特意拜托他的,我早将大权交给他了。”我说着坐回车里。

  常彦潇踩着车辕上了车,但他没进来,只是同车夫坐在车辕上,然后报了地名。

  车夫打马掉了个头,朝着一个方向去了。

  “我算是领略到什么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了。”常彦潇说。

  “你高抬我了,放得下这个心,只是我自有法门。”我说。

  “哦!看来白老板还是个高人咯!”

  我被他给逗笑了:“我哪是什么高人,一个俗人罢了。”

  <!--over-->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