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175章 众仙之阁

一秒记住【新吾小说网 www.sbxq.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go-->

  听到胡水平问我谢过常彦潇没,我是仗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不知道啊?”胡水平又问了。

  “我知道什么?”已经是完全不知道他在表达什么。

  “你以为我们是怎么安然无恙出来的,全是人家常公子帮的忙啊!”胡水平说。

  我大吃一惊:“他帮什么忙了?”

  “掌柜的,结账!”胡水平还没回答我,几个客人过来结账。

  心急如焚的等到几位上帝走后,我催促着胡水平直说。

  “是常公子找到真正的凶手,我们才被无罪释放的。”

  “啊!”我张大了嘴,半晌才又问道:“你怎么知道?”

  “全杭州城都传遍了,都说常公子才智过人,你居然不知道。”胡水平摇着头看我。

  常彦潇三翻两次替我解围,虽然有没必要时,关键时刻却也帮到了我,就如那年轻道士的事,那晚又不是他出现了,搞不好我真会开杀戒的。

  还有被栽赃的事,要是平常,我能推算出凶手,偏偏那几天受了伤,推出来也不一定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贵人?

  想了想,我对胡水平道:“我现在要去谢谢人家了,店里你看着。”

  我再次离开味儿香,到“四海钱庄”找到了常彦潇。还好他在钱庄,否则我这说走就来了的搞不好要走到他家里去。

  “黎儿,怎么有空过来?”

  常彦潇看到突然就来了的我,也是一脸的吃惊。

  “谢谢你又救了我和我的‘味儿香’。”我说。

  “应该是我要谢谢你,你让我知道了自己也有派得上用场的时候。”常彦潇笑道。

  “总之我还是要谢谢你,嗯,这样吧,明天我请你看戏吧,地点你定,算是答谢你几次替我解围。以后常公子有什么事情,我白黎帮得上忙的地方,定义不容辞。”我说。

  常彦潇笑意更深了,说道:“怎好又让黎儿你请我呢,明天还是我请你吧。”

  “那就随便咯,我只好作陪以为谢了!”

  半个时辰后,我回到了味儿香的办公室里,开始研究起新口味的火锅配料……

  三天后,我终于想到了水果火锅,秋季多的是各种成熟的水果,于是从研究调料到正式上桌,又是三天的时间。

  这些天来,只和常彦潇看过一场戏,其余时间都搞研究了。除了水果火锅,我同厨师们还研制了另外的新口味,毕竟水果有些季节会短缺。

  时间逐渐步入寒冬,为了不让身边人当做异类,我同样裹上了厚厚的衣服。

  离开苍山快半年的时间了,身边看似一切没变,实际上也是各种变化。

  不变的是卓然依旧天天窝在家里看书,徐氏照常把持着家里的大小事物,隔不了几天便要问我什么时候给她生个孙子抱抱。对这个我很无奈……

  常彦潇还是三天两头的到我店里吃吃火锅,变的是易芝花。原本时不时找卓然的她不知什么时候再没来过。

  倒是有一次,我在大街上撞见她和常彦潇。当时我吃惊不已,打了招呼,也没多问,毕竟是人家的私事。结果当天下午,常彦潇跑到我店里解释了一下午,无非是什么他刚好在路上碰到易芝花。

  我反复说着这事与我没关系,常彦潇就是以为我生气了,最后的代价是,常彦潇天天来看我一次,每一次,胡水平都要对我冷哼几声,就这样一直持续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在一个飘着鹅毛大雪的天气里,我将近几个月的收入清算了一下,最后还了常彦潇的九百两,还剩下差不多的银两。

  在当天回到卓家后,看到偏僻的这块地方,身上不冷,心里却有些冷了。就在第二天,我独自在城里转开了,想找一处不错的房子买下。

  运气还不错,在经过到处打听后,总算在一处既不偏僻也不是太闹腾的地方找到了正准备出售的一座房屋。

  这是座半新的房子,原住主人刚搬走。房屋有院子,后花园,两层楼。

  不管是格局还是环境,我都觉得挺不错。当时就跟原住主人谈好了价钱买了下来。

  用了**天的时间,我请人将房子重新翻修了下,又买了红木家具搬了进去。

  终于在快要过年的后半个月时间里,这天晚饭后,我跟卓然母子说了搬家的事。

  “你说你买了新房子?”徐氏瞪大了眼:“我不是在做梦吧?”

  “是真的,今天太晚了,明天搬吧。其实也不用带什么,把重要物品带上就好,衣服也不用带。”我说。

  “好、好、好,我这就去把要带的东西收拾好。”徐氏兴高采烈的回房去了。

  “你专门为我买的房子吗?”徐氏走后,卓然问道。

  “是啊。”我说。

  “你我本来就毫无瓜葛,为什么要做这些?”卓然道,表情淡然。

  “以后我再告诉你。”我只能这样说了。

  “你现在就告诉我吧,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帮我帮到这个地步。”

  “说了以后告诉你就以后告诉你了,再问我也不告诉你。”

  不再理会卓然了,我回房睡觉去了。

  “你不说出原因,我不会搬的。”卓然跟进房间。

  “你这人怎么这么倔。”

  我将床上的被子铺好。自入冬以来,我们两个不得不面对同盖一条被子的命运。有一次我买了一条新被子抱进了,想一人盖一床,结果她娘第二天瞧见了,硬是把原来小的那床抱走了,说什么“两个人晚上抱紧点睡就暖和了”。

  说的我两这个尴尬啊!

  “我想住好点的房子,你不搬的话,我只能跟你住这了。”我只得装自私了。

  “唉,你不该嫁我的。”身后卓然叹了口气。

  “你好啰嗦,说多少次了。告诉你啊,不想我再吃苦的话,照我的做,总有一天你会知道原因的。”

  我躺进被窝中。卓然挑了挑桌上油灯中的灯芯后,坐下拿起书看了起来。

  其实我知道,这些书他早就熟悉到能倒背了,只不过我没睡着,他不好意思躺上来睡。

  趁他不注意,我暗地里做了结界将自己罩了起来,知道他不会靠近我睡,也就不怕他会发现了,结果这天半夜……

  “这……这是什么?唉,小黎你还好吗?”

  迷迷糊糊中,我被那几声说话声吵醒,揉了揉迷糊的眼睛,我看到床外边的卓然正坐在那拍打着眼前他看不见的结界。

  我暗道一声糟,坐起就伸出手去,一个手刀劈在他脖颈上。

  卓然被我劈昏过去,倾在结界上滑倒床上,我帮他将被子盖好,同时把结界收了,不想他明天早上醒来再发现这个。

  <!--over-->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