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175章 众仙之阁

一秒记住【新吾小说网 www.sbxq.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go-->

  当天,我并没有回卓家,而是去了新住处,在那里,我已经请好了帮忙管理的下人。虽称为下人,其实对他们也没多大要求,只要他们把自己的事做好就行。

  第二天我没有去店里,反正我不在,胡水平也会替我管理好。

  独自在新家待了一天后,实在太无聊了,我又到店里去了。

  没想到,却在门口碰见刚从里面出来的徐氏。

  “娘?”几个月的习惯,是我脱口而出。

  “小黎啊,怎么不回家,家里昨晚出大事了。”徐氏道。

  “怎么了,是卓然出事了吗?”我说。

  “然儿好好的,就是昨晚,家里来了好多老鼠,把屋里的东西都咬坏了,房子都咬的到处是洞,没法住了。”徐氏道。

  “不会吧,我回去看看。”

  说着,我就在路上拦了一辆马车,同徐氏一起回到了卓家。

  下马车后,第一眼我都怀疑是不是走错地方了,大门、窗子全不见了,只地面上留下一堆碎木屑。

  “这是捅了老鼠窝了?”

  “从没发生这种事情过,昨晚真的好吓人,到处是老鼠的叫声和他们咬东西发出的声音。就连睡觉的床都被啃坏了……”

  在徐氏喋喋不休的报失声中,我们走进了屋里,桌椅木柜,只要是能咬动的东西,几乎全成了渣。

  卓然的房间里,卓然正在地上一堆纸渣中拼着一副图,就是他曾经画的何郁秀的画像。

  看来他的书也没幸免。

  “现在倒落得个干净了,走吧!”

  我在卓然身后说。

  卓然起身,从怀里掏出个折叠起来的纸张转身递到我眼前。

  我接过,打开一看,顶上休书两字最先入眼。不用再往下看也知道什么意思了。

  “是什么?”徐氏从我手中拿过。

  “就算我走,那栋房子也请收下,还有店铺。凡事都有因果关系,那房子和店铺就是个因果。”我说。

  “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呀!”徐氏突然激动的将手上的休书撕了个稀烂。

  “娘,您先冷静……”卓然对母亲说。

  “你让我怎么冷静,我的媳妇都要走了。”徐氏掉下泪来。

  我复杂的看着她,之前都说过要休了我,怎么今天真休了她又准了,难道之前是卓然擅自做主的?

  我又看向卓然。

  “因是什么?”卓然问。

  “说了你不会信的,但请你想想,如果不是有原因的,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说。

  “小黎,不要走,你来家里半年了,娘舍不得你走。”徐氏抓着我的手道。

  我的心里何尝不是空空落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我自己都苦恼了,难道我又喜欢上了卓然?真要是这样,自己成什么了,见一个爱一个?

  最后觉得,或许是自己习惯了这里吧,好不容易在离开苍山后找到些事情打发时间,再离开,自己还能做点什么?

  “小黎,你真要走啊?”

  徐氏满眼是泪。

  “走吧,我带你们去新家。”我说。

  “我不去。”卓然道。

  “不去冻死你。”我口不择言。

  “走吧,然儿。”徐氏过来劝儿子。

  “她的钱来得不明不白,我不要去。”卓然道。

  “什么?”徐氏看向我。

  “什么不明不白,最初我在‘四海钱庄’遇到常彦潇,对,是因为他我才借到钱的,就在前不久,我把钱还他了,然后才买的新房。你不要扭曲事实好吗!”我说。

  “这不是没什么事吗!”徐氏道。

  “娘,你不知道,‘四海钱庄’的常彦潇就是半年前要娶秀秀的常公子。”卓然激动起来。

  “秀秀的事已经过去了,然儿啊,你为什么就老揪着不放。小黎这半年来为了这个家,起早贪黑,你不能这么没良心啊!”徐氏道。

  “我……”

  “卓然,有件事你是不是忘了,我还没怪你昨天的乱说话,你倒管起我的私事起来了。”我凑近他,在他耳边轻声道:“你是喜欢上我了吗?”

  “你……”卓然退开几步,涨红着脸看着我。

  “那你又为什么这么在意?”这算是激将法吗?

  “然儿啊,家里不能住了,走吧!”徐氏道。

  “你是想娘陪你住在这种地方吗?”我指着周围道。

  “走吧!”卓然最后道。

  屋里有用的,没用都成了垃圾,我们也就什么都不用带了。回来时的马车早离开了,我们只得步行去新居。

  到了街面上,我们买了些衣物,在我要替卓然买些书时,卓然将我拦下了:“不必买了,该记的都已经记在脑中了。”

  我看着他脑袋,这得要多好的记性才能把四经五书全记下啊!

  怀抱大包小包,我带着母子两来到了新居。

  我敲了敲大门,门从里面被人打开,开门的是我雇的家丁。

  “姑娘好!”家丁打了声招呼。

  “什么姑娘,要叫少奶奶。”徐氏在身后道。

  “对不起,对不起!”家丁连忙道歉。

  “没事,这是卓老夫人,这位就是我们杭州城今年乡试的解元,卓公子。”我对家丁道。

  我把母子两让进屋里,徐氏忙不喋打量起来,嘴里不住赞道:“不错,不错,又大又宽敞,还这么漂亮。”

  “后面还有个后花园,哪里才最好看。”我说,眼睛瞟到卓然,发现他半点也没感兴趣的意思。

  我叫来人,将我们买来的东西都收拾好,然后又带着徐氏到处转开了。卓然在客厅里坐着,没再跟来。

  除了丫头家丁,我还请了个本地厨师,所以以后徐氏就可以完全过上“卓老夫人”的日子了。

  晚上,我和卓然的房间里,我推开墙边一道跟墙壁差不多颜色的门,走了进去。

  这是在装修时,我要求工匠做的一个秘密隔间,为的是方便我不用再和卓然睡在一起。

  “以后我就睡这里面了。”我转头对卓然说,却看到他正目瞪口呆的看着我这边。

  “你这个样子太可爱了!”不知哪根筋不对了,我脱口说出这句话。

  “对不起,那天我气糊涂了,说了不该说的话。”卓然说。

  “我不怪你,只是想你把自己的日子过好。”或许是无限的生命使自己变得宽容了吧,这一点太不像重生前的自己。

  “为什么不把休书收下,这样你就自由了。”卓然又道。

  “收不收下都一样。”

  “你喜欢常彦潇?”卓然问。

  “谁跟你说的?”

  “常彦潇喜欢你。”

  “他跟你说的。”

  “从他对你的眼神中看出来的。”

  “睡觉吧,晚安!”我不想再聊下去了,说完晚安睡我的去了。

  还是新买的床睡着舒服……

  迷糊中,耳中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半梦半醒间,突然想起卓然原来的家遭鼠患的事情来,猛然间就醒了。

  果然不是做梦,那些声音还在……

  <!--over-->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